央视网 > 综艺 > 中国好歌曲新闻

刘相松——歌颂摇滚乐的春天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22日 16: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嘣嘣咣咣当当梆梆咣咣,裹着网友口中“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小黑袄,戴着厚得找不着边儿的黑框眼镜,曾当过一年饭店小老板的刘相松拈着兰花指儿,欢天喜地、锣鼓喧天地演唱了一首风格欢腾无比的《春来了》。如果不是歌曲前奏开始时编曲一栏里写着的“南无乐队”提醒了我们他的身份,即使是对照着百度百科里的照片看了又看,你也很难联想到,台上这位看起来满脸喜庆的饭馆小老板,就是有着“平民摇滚的新生代领军人物”之称的南无乐队的主唱。

这不能怪我们眼拙,只能怪老刘自个儿的形象和摇滚乐队主唱差距太大。在我们这些非摇滚乐迷的固有印象里,摇滚乐队主唱大概分两种,第一种是普通摇滚乐队主唱,很愤怒很铿锵;第二种是文艺摇滚乐队主唱,很空灵很迷幻,刘相松应该算是第三种,他的音乐、唱法还有舞台表现,就一个摇滚乐队主唱而言,似乎欢乐得有些过了头。

刘相松

刘相松

拥抱电视的摇滚——“觉得好歌曲这个机会太好了”

在许多摇滚乐队的心中,“地下”和“小众”是他们的标签,也是他们的勋章,对自己的作品不够主流的担心,和对CCTV3这个平台太过主流的忧虑,阻拦了许多优秀音乐人来到“好歌曲”的脚步。但刘相松显然没有被这些条条框框束缚住,他告诉记者:“我愿意用电视展示我的音乐,电视能让更多人听到。我们乐队的歌迷都是我们一场一场酒吧、音乐节这样积攒起来的,其中也有很多四、五十岁的人。很多人不是不喜欢,只是没听到。”于他来说,是与live house和音乐节仿佛的、甚至更能让他的音乐发光发热的崭新舞台。

听说《中国好歌曲》这个节目的消息,是在2013年末的一次乐队排练中,由南无乐队的其他成员告知刘相松的,刘相松不愿错失这个机会:“觉得‘好歌曲’这个机会太好了,当时就决定要报名”。当天,南无的其他成员便用3个小时帮刘相松完成了《春来了》这首原创作品的编曲工作,录制了歌曲小样,后来在一次火锅时终于等来了导演组的消息,但此时,好歌曲首轮4天录制已经结束。20天后,刘相送就裹着一身直接从家里穿来的、连唐装都不算的黑色老棉袄来到了上海,用歌声细细描绘起了他心中那花开遍野的春天。19日正式录像之时,已接近首轮好歌曲选拔的尾声,诸位导师手中余额都已不多,即使是这样,蔡健雅导师依然被他作品的活色生香所打动,在自己的国际“蔡”单中为这首“风味”独特的《春来了》预留了一个位置。提词屏缓缓降下,在这冬去春来之际,刘相松搭上了《中国好歌曲》的末班车。

刘相松

刘相松

不跟音乐死磕的摇滚——“音乐就像礼拜六或礼拜天”

20年前,导演张元拍摄了电影《北京杂种》,以崔健为主角,讲述了当时的摇滚歌手被边缘的处境。20年后的今天,南无乐队全体成员成为被张元本人称为《北京杂种》兄弟篇——电影《有种》的同名图片摄影书的主角之一。不仅两部电影之间相隔20年的岁月长河,两代摇滚音乐人之间也有着让人不能忽视的区别。刘相松觉得,自己与崔健那一代音乐人的区别在于做音乐的态度:“20年前的乐队真的特别苦,每个人搞音乐的状态都很压抑。而我不是一个和音乐死磕的人,音乐就像是礼拜六或礼拜天,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不是非做不可的,但完全把它烧了又不行。”刘相松的“不跟音乐死磕”不是说说而已。一些人执着于音乐或许是因为自己“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而对刘相松来说,在创作和歌唱以外,他的生活还有很多种可能。生在山东临沂,师从四川音乐学院古典吉他演奏家徐宝,主修古典吉他演奏专业。读大学时,还开个小饭馆,办过培训班,除了教教吉他和音乐外,也辅导语数英之类的常规科目。川音毕业后,刘相松正经干过一年园林工程,“觉得园林这条路可行”,于是他来到了北京林业大学进修。开学第一天,恰逢林业大学社团招新,当路过吉他社的招牌时,刘相松不由停下了脚步。“当时手就觉得痒了”,刘相松如此笑谈他重新摸上吉他的心情。在那之后,他加社团、玩乐队,“重蹈覆辙”,一发不可收拾。

“不跟音乐死磕”不光表现在刘相松对职业的选择上,他的人生态度就是随遇而安、顺其自然。在这种豁达的人生态度的影响下,在刘相送和南无的音乐中,你听不到压抑、迷茫亦或愤怒这些摇滚乐中惯常出现的元素,正如他所言:“个人性格和社会阅历都是很乐观的,看待生活的方式形成了我的音乐风格”。如已经发表的《菩萨》、《向灵山》等作品,是希望用音乐传达平静的情绪,帮助大家释怀。即便取材于生活中的坎坷和龌龊,他也像聊家常、侃大山般地用乐观和调侃的方式来表达。《春来了》这首歌的风格热情洋溢,但灵感却来源于他生活中一个并不怎么愉快的经历。那时他住在北京二环的平房里,他要是想去厕所就得跑到外面的胡同里,一天晚上他想上厕所了,一掀被子穿得特别薄就跑了出去,北京冬天的夜晚总是特别冷,在瑟瑟的寒风中,奔向厕所的刘相松油然而生对春天的向往:“那时候才知道春天是那么美好,希望冬天早些过去。”这首《春来了》应运而生。

 

刘相松

 

刘相松

 

   和“咱们”在一起的摇滚——“白娘子我太看过了!”

   在南无乐队的介绍中有这样一句话:“你和南无,轻易地就能成为咱们。”不在台上的时候,刘相松一点儿都不像个音乐人:“我们乐队每个人都是特别生活的人,一点都不居高临下,任何一场表演,我们都和观众在一起。”不仅对待歌迷亲切、随性,对于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和一地鸡毛,他也任由它们浸染他的艺术世界,在“好歌曲”舞台上被导师频频提及的独特唱腔,就来源于爱听戏的爷爷奶奶的耳濡目染:“从小在唱,一直很喜欢,也不是很纯正的戏曲,它就是我唱法的习惯,改都改不掉了。”

    除了老人爱听的戏曲,他也会把年轻人熟悉的元素加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在歌曲《80后》中,他就加入了《新白娘子传奇》主题曲《千年等一回》的一个段落。“80后本身回忆特别少,白娘子是特别重要的一个80后集体回忆,所以把它也放在了这首歌里。”而当被问及他本人是否看过“白娘子”的电视剧时,这位摇滚乐队主唱大笑道:“太看过了!”

在被蔡健雅导师收入囊中后,刘相松已经和蔡健雅有了一次音乐上的沟通,虽然东西方音乐文化差异巨大,但刘相松肯定的表示:“完全没有交流障碍!”不仅沟通上十分顺利,Tanya老师还亲手烤了饼干给刘相松品尝。“是杏仁味儿的!好像还加了蛋清!”相信这对热爱厨艺的师徒今后的“好歌曲”之路一定会更加精彩。

channelId 1 1 1
留言评论
分享
分享到:
标签切换分类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