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综艺 > 中国好歌曲新闻

答网友疑问:打分存争议 编曲有门道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4日 10: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综艺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苏佩卿

苏佩卿

赵雷

赵雷

        昨晚,期待已久的《中国好歌曲》首场“主打之争”揭晓了战果,刘欢原创大碟《新九拍》的两首“主打之作”最终定为张岭的《喝酒blues》和霍尊的《卷珠帘》。此前8首大热的原创作品重新登台备受关注,每一首作品都收获了不同听众的钟爱,并在网上就到底哪一首更好听争论不休,所谓各花入各眼,恐怕每个人心中都有两首不同的“主打”选择。
        《新九拍》原创大碟中的8首原创作品都是由导师刘欢、捞仔联手以音乐总监安栋领衔的音乐团队在幕后进行改编制作的。节目播出后,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安栋,请他就观众普遍存在的三大疑问予以解答。
        一问:如何理解改编和升级?
        “主打之争“开启了对原创作品的华丽升级,每位导师精选的8首歌曲在经过精心打磨后重新亮相。变化从视觉上便可以很直观地感受到,包括舞台上规模扩大了两倍的乐队阵容,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从满世界搜罗而来的罕见乐器,让观众大饱眼福。但同时,也有观众表示听不大懂:到底改在了哪里?
        观众的这一疑问,安栋此前便有料到:“对于对于专业的音乐人来说可以清晰分辨每一个细小的改变和提升,普通听众却不一定能听得出来“。观众应该如何理解这种改编和提升?
        安栋说:“重新亮相不一定意味着一定要重新改编才是唯一的方案。首先是要弥补此前环节因为配乐数量的限制所造成的歌曲音乐表达上的缺憾,这一次我们用最顶级流行演唱会的配置来帮助实现提升作品”。
        解除“五大件”禁令后重新编曲也并非没有原则上的限制。首先要尽量保持原作的风格不改,“好歌曲舞台上的音乐风格是丰富多彩的,这说明原创音乐本身是丰富的,而不像有时一张港台的榜单,风格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在重新编曲的过程中,保持多样性是很重要的,所以导师和音乐团队并不会为了让一首歌听起来不一样而做类似抒情变摇滚这样“逆风格”的改变,这也体现了节目组对原创音乐的尊重。其次不会对原作进行颠覆性的调整,”因为对大众来说,这些都还是新歌,需要增强记忆“。安栋举了个例子,”如果像《亲密爱人》,我听了30年,怎么改我都觉得好听,因为它本来的旋律很深刻“,但对原创新作而言,增强记忆就很重要,所以编曲时努力的方向是:通过技术和设备的升级使得每首歌都有起伏和庞大的空间,但并不是每一次都用掉、做足。
        二问:为什么苏珮卿的《格格不入》打分那么低?
        苏珮卿的《格格不入》,是一首难得一见的九拍歌曲,正好和刘欢《新九拍》原创大碟的名称很搭,重新编曲后,苏珮卿的竖琴和老公的箱子鼓琴瑟和鸣,原作中本就带着的古典气质和身后的弦乐队伴奏相得益彰,再加上作品中融有流行元素,是一首颇具国际范的跨界之作,音乐性很强,在刘欢队内较具主打潜质。但令人意外的是,现场51位乐评团只给这首作品打出了24分,如此低的分数也令观众感到错愕。
        对此,安栋也谈了自己的看法。首先,他认为作品第一轮亮相后的人气是影响乐评团打分的重要因素。其次,组成乐评团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电台DJ或者音乐类网站、刊物的编辑们,还不同于音乐制作人的欣赏口味,更多代表了一部分专业资深的音乐听众。乐评团中的每一个人听过的歌可能都比四位导师多,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了解音乐背后创作、制作的过程。另一方面安栋也认为,《格格不入》虽然不错,但是副歌部分确实弱了一点。
        有意思的是,记者分别采访刘欢、捞仔和安栋,请他们挑出一首编曲最满意的作品,三位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16岁成都女孩涂议嘉的《蒲公英在飞》。刘欢的妻子卢璐介绍:“刘欢本人很喜欢哥特金属风,早就想做这方面的尝试,涂议嘉这首歌提供了这种可能”。而安栋则夸赞这首歌写的高级,“音乐人听歌,倒不一定听有多入耳,而是听它有没有意思。既要旋律好听,又要让人猜不到。相反有些歌都能猜到是怎么写的。”
        三问:赵雷的《画》怎么了?
        赵雷的《画》,因其朗朗上口的旋律以及歌词勾勒出的恬静优美的意境被很多人喜欢。此番对《画》的改编,刘欢和音乐团队显然下足了功夫,最终呈现出了以弦乐四重奏搭配民谣的表现形式。这种手段非常少见,可并不是所有观众都喜欢。
        安栋坦言:“《画》这首歌太难改了“。赵雷是一位特别有自己性格的创作者,用安栋的话说,“有一股楞劲”,所以如果和其他作品一样配以弦乐队的话,会显得音乐很重,过于大气而喧宾夺主,所以仅增加了弦乐四重奏(2把小提琴,1把中提琴,1把大提琴)。弦乐四重奏是高雅的室内音乐的一种标准模式,但是这次在写法上又很俏皮,并不是如人们印象中的严肃死板,而是努力契合原本的旋律气质。
        但即便是将弦乐队简化为四重奏,还是很冒险的尝试。因为毕竟民谣音乐本身就是个体运动,精神和灵魂在于个体,表现形式一般在一个或几个乐器之间。安栋介绍说:“很少有大型的弦乐队和民谣的合作,刘欢老师提出这个创意,要拼一下尝试突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刘欢的音乐风格:厚重博大,并且有学术探究精神。
        民谣音乐发展到顶级,便可以成为时代人文的象征,代表了社会文化的反思。这次在“好歌曲”舞台上涌现出了很多首优秀的民谣作品,除了赵雷的《画》,还有赵照《当你老了》、周三《一个歌手的情书》、莫西子诗《要死也一定要死在你手里》、王晓天《再见吧,喵小姐》。如何对民谣作品进行改编,是留给每一位导师的难题。让我们共同期待这些民谣作品的再次登台!
        最后,安栋强调,“好歌曲”节目采用最顶级的音乐团队和最优秀的音乐导师联手,用最高规格的顶级演唱会配置来呈现原创草根作品,也体现了一种勇气,同时也证明了民谣、布鲁斯、爵士、金属乐等常所谓的小众歌曲,也可以放在最大的舞台上给观众以强烈的音乐震撼。

channelId 1 1 1
留言评论
分享
分享到:
标签切换分类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