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综艺 > 中国好歌曲新闻

《中国好歌曲》“年度盛典”幕后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0日 09: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综艺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蔡健雅

蔡健雅

霍尊

霍尊

铃凯

铃凯

马上又

马上又

莫西子诗

莫西子诗

莫西子诗

莫西子诗

王思远

王思远

项亚蕻

项亚蕻

谢帝

谢帝

杨坤

杨坤

张岭

张岭

周华健 刘欢

周华健 刘欢

周华健

周华健

        明星为何甘当绿叶?创作者今后何去何从?
        《中国好歌曲》日前已结束了“年度盛典”的录制,将于本周五晚19:30在中央三套播出。录像现场,刘欢、周华健、蔡健雅、杨坤四导师,携手费玉清、羽泉、吴青峰、郑钧四位助唱嘉宾,及张岭、霍尊、王思远、项亚蕻、谢帝、铃凯、莫西子诗、马上又八位主打歌曲的创作者共同亮相,接受媒体群访。八位明星大腕鼎力助阵八位原创作者,他们幽默谈笑间,不仅讲述了颇多如何相互邀请参与到好歌曲这一“原创音乐运动”的细节趣事,也对“创作者今后的路怎么走”的疑虑,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明星为原创甘做绿叶
        “因为我那么爱你”
        为了帮助爱徒更完美地呈现原创歌曲的魅力,四位导师挖空死心,为爱徒请来了“完美搭档”。费玉清、郑钧、吴青峰、羽泉这些在舞台上耀眼的明星,此番来到“好歌曲”甘当绿叶,演唱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创作者的作品,如此“屈尊”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出于对原创的支持。
        唱腔悠扬圆润的小哥费玉清,自《卷珠帘》成名起,就是无数网友心目中最适合唱这首歌的明星之一,而费玉清也是对《卷珠帘》“一听倾心”:“ 初次听到卷珠帘,印象很强烈、特殊,很有画面感”,更令他赞赏有加的是霍尊的声音特质:“尤其最难能可贵的是你的声线,分的非常清楚,一听就是你的声音,不用介绍名字,大家都知道是谁。有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出发的第一步。我觉得他年纪轻就像海绵一样,以后还可以有很多的音乐方面让他吸收,加上他的智慧,将来一定会在乐坛里面大放异彩”。
        郑钧是中国摇滚的先驱人物,杨坤透露,请他来驻唱莫西子诗,是相信他的力量能把这首歌铺垫得更好。的确,郑钧将摇滚乐的气质带入到这首《要死也一定要死在你手里》中,把它变得更生猛、硬感。郑钧毫不掩饰自己对这首原创的喜爱,他直言,“莫西自己唱这首歌特别好”,而他只能尽己所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他。
        蔡健雅慧眼挑中吴青峰帮助铃凯演唱《一个人》,是看中了他独特的声音风格:辨识度高,且舞台魅力十足。为了请来自己的“蜜友”,蔡导师撒娇卖萌全用上了。最开始邀请吴青峰,蔡健雅吃了闭门羹,因为吴青峰为了排练个唱时间都排满了,而且他很怕做唱歌以外的事情,包括上电视。拒绝蔡健雅的那天晚上,吴青峰说他做了个噩梦,在梦里蔡健雅很伤心的样子。几天后,吴青峰发现蔡健雅在facebook上真的“很哀怨”,就发短信关心她“最近怎么样”,蔡健雅赶紧抓住机会跟好友撒娇耍赖,直截了当地回了两个字:“不好”。吴青峰实在舍不得看蔡健雅难过,只能在确认只是来做唱歌一件事情之后,回复蔡健雅一句:“好啦,因为我那么爱你”,然后去跟老板沟通调整彩排时间。好友的力挺让蔡健雅感动到哭。
        羽泉和项亚蕻《伤》这首歌,还真是冥冥中自有缘分。羽凡说,一次来上海探班,到酒店后打开电视,听到的就是这首歌,当时他和儿子都听嗨了,还激动地发了条微博,看完节目,基本上就会唱副歌了。没想到没过几天,羽泉就接到了周华健的电话,请求他们帮个忙,来帮小项合唱《伤》。“好多兴奋点交汇在一起”,羽泉形容:“我们一直想亲临现场看《中国好歌曲》的表演,这次还能参加,相当于如愿以偿吧”。
 
        蔡健雅不顾形象秀rap
        周华健连遭调戏“挨数刀”
        蔡健雅在把爱徒铃凯放心托付给好友吴青峰之后,亲爱披挂上阵为谢帝的《明天不上班》帮唱。在“主打之争”中,蔡健雅曾亲自配了一句伴唱“迷雾迷雾再迷雾”。这一次,蔡健雅把这一句扩充成了更长的一段完整旋律,作为唱段嫁接在原先纯粹的说唱版本中,使这首《明天不上班》变得更加丰富、国际化。不仅帮唱,蔡健雅还耳濡目染地跟谢帝学了一段成都话饶舌。发布会现场,她兴致极高地当众秀了一段,撇开女艺人形象不顾,一边比比划划打节拍,一边唱起了“老子明天不上班,唱翻,巴适得板”。不管成都话说的是否地道,架势是丝毫不差。之后当主持人要再考考她成都话到底学了几分,请她用成都话介绍一下谢帝时,蔡健雅才漏了陷,练练招供“我只会说那一段”。
       另一位导师周华健,从始至终都没能逃过“伴随我长大”的魔咒,“我是听您的歌长大的”,恐怕是这一季好歌曲周华健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了。最终的盛典发布会上,还是有那几位“不会说话”的不忘给周华健再补一刀,气的他直跺脚。
        周华健选择帮唱的学员是王思远,这位呆萌小帅哥已经网获了很多粉丝的心,盛典上,他将依旧以钢琴王子白西装的形象现身。为了配合他的舞台效果,周华健这次也穿了一身白西装,他还十分幽默地给他俩即将同台的画面自配了一句解说词:一个白马王子和一个资深的白马王子。对于能够和华健爸爸一起同台唱自己的歌,王思远很是激动,但他“不慎”透露,其实他更希望能合作一首周华健的歌,因为“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您的歌”,一不小心又暴露了华健老师的年龄。
        发布会上,被请来帮忙的羽泉虽说和周华健中间还站了一个项亚蕻,但两边总是隔空挤眉弄眼,打打闹闹,不难看出他们私交甚好。羽泉感慨:“今天的表演对羽泉来说像是一个轮回。15年前,当羽泉如小项这般年纪时,华健大哥就在身边力挺我们了”,既是感谢,又顺便“补刀”,难怪华健在一旁哭笑不得道:“句句都是好话,但是句句都刺到心里”。虽然现场斗闹打趣不断,但羽泉所表露的此番助阵“好歌曲”的真正含义令人动容:“自出道起,华健大哥给我们很多关爱。今天能够再来帮助小项,真的是一种传承。我们对华健大哥的感念,都会化作在舞台上对小项的贡献”。
 
        霍尊:期待和刘欢合作
        刘欢:只要他们需要,我们都会尽力
        “好歌曲”给观众最大的惊喜,是所呈现的音乐的多样性。发布会上有人问导师,“好歌曲”是否有可能改变乐坛审美趋势,对此刘欢回答:“我觉得我们不是想纠正审美,只是想让大家的眼界更开阔,想通过我们的工作把这些东西让更多的人听到,让大家的耳朵丰富起来。”
        “好歌曲”给观众呈现出了音乐的无限种可能,从前身居幕后的创作人也通过这个节目短暂地站到了台前,被更多但也是有限地观众认识并了解。但随着“年度盛典”宣告首季《中国好歌曲》落幕,创作人们今后的音乐之路怎么走,是大家更关心的问题。事实常常是:即使是最后摘得“年度好歌曲”殊荣的人,今后的路也不一定就多顺畅,对此,四位导师都深有体会。周华健说:“我以前参加过很多比赛,得过第一名,也得过第三名、或是第八名,都没人记得,但这条路我还是走出来了,靠自己”,蔡健雅也曾私下里很认真地对学员讲:“当节目结束的时候才是最大的挑战,因为没有电视曝光的时候,要怎样继续往前走、继续创作并让别人听到?”她告诫年前的学员们:“音乐本质要好,然后要很努力,得失心不能太强,特别对于创作歌手来说。每个创作人要抱着想让每个人听到我的音乐的信念,然后努力最我想做的音乐。最杰出的会脱颖而出。”
         四位导师都表示,即便节目结束,也会和自己的学员长此以往地保持联系。周华健说:“所以很多事情我可以给他们建议。我想我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讲我的经验,也是我的福气和运气”。而霍尊在被问及是否之后会和刘欢有合作时,他羞涩地回答:“那个……特别想,但得看刘欢老师什么想法”,刘欢表示:“所有这些学员,我觉得只要是我们能做的事儿,就会尽我们的努力帮助他们;只要他们需要我们,我们都会尽力”。
 
        张岭抢麦 自述布鲁斯
        发布会上,面对记者对除了blues之外是否会尝试其他音乐风格的提问,张岭情不自禁地抒发了他这么多年对布鲁斯音乐的理解和感情。他说:“唱片初选之后,有幸,我这首歌被很多人喜欢。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媒体和大家很多都对这首歌表现了喜欢,但是这首歌的评论并不多。这得怪我自己。人们说你这个blues爵士什么东西?我也说不清楚。我不懂,我没法说,所以今天让我逮着一个机会抢着麦克风。借着大家的智慧,一起来看这个blues和中国音乐有什么关系。这个音乐大家知道是一个根源性音乐,包括摇滚,爵士乐,包括现在所有流行的音乐,都是从blues的根基来的。但我觉得去形容它真是一件挺难的东西。音乐有的时候用语言说出来之后就太具象了,没有了意思。还得通过心去感悟和感受。我觉得,这首歌第一步做到了,通过这个舞台把声音传出去了,信息传出去了。有好的回馈,我非常的高兴和欣慰,也就是说blues在中国式有市场的。就现在来说我只想做blues,因为,这是我这些年来的一个选择,其实我从事音乐行业这么多年以来,尝试过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为什么会落在blues上面?因为我觉得blues这种音乐是非常真诚、直截了当的音乐。三个和声不废话,12个小节,循环。在这么一个小框框里面,你把它做的精彩做的感人其实是一个命题作文,是挺累的一件事。而且,它是纯黑人音乐,我们把它拿到中国来,怎么让它落地?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件难事,对很多做音乐的人来说也是件难事。所谓中国的爵士乐是什么?我觉得这是一个课题。我愿意花我的时间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希望可以走到一个深的层面。东西可以达到我的愿望,从音乐追求来说。这种音乐也给了我一种非常好、纯粹的生活状态,做音乐就是为了享受,不是为了钱、生计这种东西。我的选择就是blues。”

channelId 1 1 1
留言评论
分享
分享到:
标签切换分类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