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对话官网 >

[对话]再问三峡(20110612)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0日 16: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对话》主持人:陈伟鸿

嘉宾:

曹广晶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董事长

沈国舫  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副院长(三峡工程阶段性评估专家组组长) 

沙先华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每年5月中下旬,长江迎来汛期,但近几年来,长江中下游流域的水位在汛期一直在退落。今年以来的降水量更是达到50年来新低,洞庭湖、鄱阳湖水位连连告急。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5省旱情较为严重。江西省余干县位于鄱阳湖的东南岸,自古以来湖光山色,有着江南名郡,鱼米之乡的美誉,然而,最近这儿俨然成了一片草原,村民们开始在湖底放牧养羊。受50年一遇的干旱影响,洞庭湖不仅水面缩小了三分之二,水位也急剧下降,比去年同期降低了45米。没有水,鱼产不了籽,虾蟹的生存空间也被严重威胁,很多虾蟹甚至在淤泥里被活生生的晒死。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目前水位已经降到了五年来的最低值,一些通向巢湖的支流也面临着干枯的考验。旱情持续告急,人们再次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竣工起就备受争议的三峡。一时间,围绕“三峡工程与当前旱情”的讨论不绝于耳,长江中下游的干旱是三峡引起的吗?三峡是带来极端天气的最终原因吗?

去年央视《对话》栏目推出的《大坝前的对话》,在在三峡迎来竣工7年后最大的洪峰之际,让公众对三峡大坝工程防洪功能的猜测和质疑给出了最权威、及时的回应;此次,《对话》再度邀请中国长江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在去年《大坝前的对话》基础上,回应公众最关心的问题,直面质疑、解疑释惑,让公众更深入、全面地了解三峡工程,还原一个真实的三峡工程。

1、面对公众的关注,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三句话概括心情

陈伟鸿:先生,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对话》的节目现场,这些天还好吗?

曹广晶:工作一直很忙碌,心情最近还是有点复杂。

陈伟鸿:用什么样的词汇可以来描述这个复杂的心情?

曹广晶:我想一个词汇的话,可能现在还是不太够,是不是三句话来概括一下我现在心情。第一句话,人有难,我相助。长江中下游的重度干旱的这种情况,三峡工程根本国家防总的指令,我们调度了流量,三峡工程是多目标的工程,防洪、发电、航运、抗旱,这个时候应该说我们绝对是社会效益领先于经济效益,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肯定是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    第二句话,人有言,我倾听。现在听到了很多关于三峡工程的传言,实际上我们对三峡工程来讲一直抱着一种非常开放的态度,如果大家有好的建议、好的意见、好的措施,我们都认真地倾听,把它融汇到我们的工作当中。第三句话,人诬陷,我淡然。关于三峡工程,有很多人,遇到什么事情,都想把三峡拿出来作为一个替罪羊,有些质疑因为不了解,有些人的话,我看是有意地给三峡泼点脏水,有意地妖魔化三峡。不了解的,加大宣传,要解释,我们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对于这些故意的妖魔化三峡这些人,我想不值得去反驳,我们淡然处之。就像这样大旱是三峡引起,地震也是由三峡引起,这样的话经不起推敲,没有依据,所以只好淡然处之。

2、三峡到底对干旱做了什么?洪水猛兽能被驯服吗?

陈伟鸿:老百姓是不是议论这件事,为什么今年这么干旱?我看到互联网上也有这个说法,牛村长一位网友,高峡平白无故出了一个平湖,把本该流向下游的水拦住了,气候不受影响才怪。气候诱发干旱的影响,您最近常常听到这样说法?

曹广晶:这个说法没有道理,肯定我们宣传不够,这位牛村长对三峡不够了解,三峡蓄水每年蓄末,8月底,9月份,一直延续到10月份,这个时候蓄水,元月份流量不断地增加,水库水位不断地降低,流量不断地增加,这个时候干旱,三峡起到帮忙的作用,而不是拦截这些水。

陈伟鸿:举一个例子告诉大家三峡入库出库的流量,到底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也许大家从图表当中可以得到一些收获。

曹广晶:那么通过三峡的补水,差不多增加15002000立方米流量,最大达到3500立方米流量,水位抬高,荆江河段水位抬高,0.50.8。荆江河段虽然离三峡比较远,水位有所提高,水位提高0.20.5

陈伟鸿:网友并不了解实情,并不是真正三峡水库把本该放到中下游的水拦住了,让我们变得干旱了。

曹广晶:三峡不是这个时候把水拦起来,这个时候增加下限流量的过程。

陈伟鸿:可不可以多增加一些,看到那么干旱,多放一些水下去,干旱可以缓解了。

曹广晶:说一下三峡水库调度,按照国家批准调度工程,进行什么时候蓄水,什么时候放水,什么时候水位控制到什么高程,正常情况下三峡公司进行调度,特殊情况,去年的防汛、今年干旱都是国家防总统一调度,这个时候调度过程是这样。从三峡来讲,尽管库容比较大,流量还是有限,对待下面这么大面积干旱,水量还是有限,什么时候该放多少,根据国家防总,根据全国抗旱的需要,这个情况来决定下泻多少,这个时候跟我们居家过日子一样,不能工资一发完,大吃大喝,一个月钱全花完了,这个月计划着花,三峡水库也是这个道理,根据未来干旱情况,我们有序地来下泻水量。

陈伟鸿:其实对于三峡来说,去年我们要面对的是涝,今年我们要面对的是旱,所以对于我们的科学调度而言,是不是难度非常大?

曹广晶:有难度,但是也不是特别大。从调度来讲的话,第一,还是要有科学的预报,但是我们现在预报能力是有限,但是有了三峡以后的话,我们有了调控的手段,像你讲的洪水猛兽有了调控手段之后的话,它就可以被驯服,洪水猛兽为人类所利用,为人类造福,调度虽然难,但是如果有规则、有顺序,有优先顺序,我觉得也不是很难。

 

责任编辑:许梦可

热词:

  • 对话
  • 旱情
  • 三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