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对话官网 >

[对话]建党伟业(20110703)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5日 11: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韩三平 中影集团董事长、《建党伟业》导演

黄建新 《建党伟业》导演

金一南 战略学者

  哲 《建党伟业》编剧

冯远征 演员

爱新觉罗·启星 演员

 

主持人 陈伟鸿:好,谢谢大家的掌声,也欢迎各位收看我们本期的《对话》。7月是一个盛满了浓浓情感的季节,今年的7月我们迎来了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特别纪念日。在建党90周年华诞来到之际,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呕心沥血,为党的生日奉上了一份厚礼。同时,也在这份厚礼当中,带着我们每一个人来回望了这段艰辛而光荣的岁月,我们一块儿来看一看。

1921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时,全国只有57名党员,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共有13名代表,绝大多数是年轻人,平均年龄28岁,年级最小的只有19岁,从建党到建国,短短28年时间,中国共产党便成长为泱泱大国的执政党,在这期间有超过370万的中共党员,为了国家和民族的独立自由献出了生命。

今天,华语影界集精英之力打造《建党伟业》,在光影里重现着践行者们走过的风云十年,历史的坐标被一一呈现在银屏之上。

韩三平:三,二,一。

主持人: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建党伟业》这部作品的两为重要的幕后英雄,让我们掌声欢迎中影集团的董事长韩三平先生以及我们这部影片的导演黄建新先生,掌声欢迎两位。

欢迎韩董,欢迎您。您好,您好黄导。

来,问问韩董,这个影片当中的角色是您自己选的还是导演安排的?

韩三平 中影集团董事长、《建党伟业》导演:黄导演安排的,确实是那天没有人了,那天拍得很晚,拍摄也非常紧张,缺一个人,黄导演说要年纪大一点的,说韩导演也可以,就给我套了一件那个衣服就上去了,是这样的,我就有点像滥竽充数。

黄建新:我是觉得他很生动,他那个感觉而且他带一点川普,有点四川普通话。

主持人:他有一种惊喜,从这个镜头背后。

黄建新:有一点喜感,就那场戏就构成了一点快乐的感觉,我特别想给他留一个镜头。

主持人:我估计听到你这句话,很多演员心里会有一点伤心,因为拍完了之后,可能确实因为戏的容量很多人戏份不得不压缩压缩甚至压缩到零。我在一些报道当中看到,不少演员整天给你发短信说,黄导我还在吗?

韩三平:特别感谢,因为这么大的一个戏,跨度这么长,我们其实都无法做到事先心中有低,就是要多拍。

主持人:其实对于为什么要拍这样的一部影片,在影片当中我们传递出了什么样一些诉求?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特别关注的,我们现在就掌声请两位入座,跟我们慢慢来对话,谢谢二位。

其实对于为什么要拍这样的一部影片,在影片当中我们传递出了什么样的一些诉求?

韩三平:我们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其实在座我要介绍一下,我们有一个顾问叫金一南教授,他有一个观点我非常的,甚至打动我和黄导演,那个时代是年纪轻轻干大事,但是年纪轻轻丢性命的时代,那个时代中国向何处去,13个人代表57个人成立了一个政党,这个政党到今天仍然是一个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政党,具有几千万党员的政党,它有非常辉煌的历史和非常苦难的历史,值得用电影来表现,也适合用电影来表现,这就是我跟黄导演拍这部电影的初衷。

主持人:谁先有了这样的一个点子?

黄建新:整个的一个策划和想法是三平导演先有的,我当时在香港开会,我当时在忙别的事。

韩三平:我跟黄导演有一个特别的缘分,我们两个1983年就在电影学院学导演。

主持人:同班吗?

韩三平:同班。不仅同班,黄导演是班长,我荣任党支部书记,我看有一些媒体登错了,说我是班长,他是党支部书记。

主持人:不管怎么说,你们俩就是这个班的核心领导层。

韩三平:最高领导,我们俩垄断着这个班的所有权力。后来说要找一个联合导演,我想来想去我说黄建新有这个本领,所以我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其实我们真正开始准备这个电影是从2009年的6月份,6月份开始产生这个念头。

黄建新:对。

韩三平:不,不,9月份,黄导演说的对,9月份,因为那个时候正好在放映《建国大业》。

主持人:等于是《建国大业》正在放映的时候,我们就有了拍摄《建党伟业》这部片子的雏形?

黄建新:在重庆他先说了这个话,而且他直接给媒体说了,我当时在旁边说,哎,没想好呢,你怎么就说出去了,说出去就收不回来了。

主持人:实际上对于你们两位而言,当你们真正投入到这个影片创作过程当中去的时候,这样的一段历史到底是它的哪一点深深地打动了你们?

黄建新:教授有一次跟我们聊天的时候说,你们知道吗,1919年有多少个政党吗?我说有多少个,有380多个政党,教授说,我当时脑袋嗡,380多个政党。那些政党都是打着要救中国,旗号都是要救中国,可是就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最后出现了一个57个党员,13个代表在上海成立的新的政党叫中国共产党,这是388个政党里的一个,但是这个政党28年把政权拿到了,因此这里头有一个历史的必然的逻辑存在,不能视野太窄,必须是一个放开的、国际的,所以这个就有一战,就有巴黎和会,就有列宁的第三国际。

主持人:后来公映的电影当中,我们看到这样一段历史其实就是浓缩在1911年到1921年这样十年时间里。

黄建新:对。

主持人:这十年对于我们的《建党伟业》来说,也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十年。大家可以看到在今天的节目现场,我们特别准备了一本制作精美的相册,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党史纪念相册。既然我们今天要聚焦《建党伟业》,聚焦刚才我们说到的影片表现的这十年,我想请两位商量一下,把这十年给我们做一个分隔,可以把这个时间分隔写在我们的党史纪念册当中,我们稍后一块来回顾,好不好。来。

好,两位已经商量好了,写完了。大家一起来看从1911年到1916年,是不是可以来概括一下这样的一段时间。

韩三平:

我觉得这个时候,一片混乱,黑沉沉,茫茫没有出路,你像那样几次暗杀,那暗杀不是为了钱,甚至也不是为了金钱、美女,那都是政治暗杀。

黄建新:政治暗杀。

主持人:就是影片开场没几分钟就已经表现到了。

韩三平:杀人的人和被杀的人都是当时的风云人物。第一个被杀的是陶诚章。

主持人:陶诚章,第一个是陶诚章。

韩三平:第二个我们表现被杀的是宋教仁。都在当时的中国政治(很有影响)。

黄建新:宋教仁算政党政治的第一人,对不对?

韩三平:对。

黄建新:主张政党政治的第一人。

韩三平:这个黑帮的感觉,我觉得比美国的黑社会,比《教父》厉害多了,《教父》无外乎争夺一个区域的毒品经营权、什么色情业经营权,这是在争夺一个国家的领导权。

金一南 战略学者:这段时期我觉得就像韩总、黄导刚才讲到的一样,中国社会一个非常混乱的时期,这个混乱如果打一个比喻,大清王朝,中国封建统治两千多年垮台了。当时的中国社会像一个什么呢?我自己认为它像一个饥肠辘辘的这样一个时刻,突然进了一个餐馆,中餐、西餐任你品尝,在这样一种环境中,长期吃不饱、穿不暖,突然之间你进去,什么饭你都可以吃,那时候出现一种饥不择食,什么都吃,西餐猛吃,中餐猛吃,最后撑死。你说人没有理想吗?都有理想,但是中国向何处去,就在那个阶段那种选择,所有的碰撞发生在选择过程中,发生激烈的碰撞,就是怎么办、何处去,各种各样的主意都有。当时那种绝杀也是非常激烈的,就是用肉体消灭,然后消灭肉体,通过消灭肉体消灭思想。

主持人:董哲,如果你想来概括19111916这段时间,你想怎么来概括它?

董哲 《建党伟业》编剧:应该是两任总统,无数任的总理,打了两场大规模的内战,就是全国规模的内战,然后十几场地方规模的,省与省这种规模的内战,而且在那个时期出现了两次复辟,封建王朝的两次复辟、两次回潮,封建主义的两次回潮,所以是很“乱”的。

主持人:一个“乱”字来加以概括,所以对于创作者来说,你需要在这样的一个时间段,选择一些非常典型的人物或者是典型的事件来加以表现。我现在手边拿到的是中影集团提供的一系列的剧照,拍得非常的精美,就有这个年代当中的一些特别典型的事件的场景,或者是人物等等,我们现在也把它交给两位,两位可以从这当中来选择,你们认为最可以来代表这个年代,就是在电影当中表现出的这个年代特点的两个场景,好不好?来,然后把它放在我们的纪念册当中。好,先选这两张。

责任编辑:许梦可

热词:

  • 对话
  • 建党伟业
  • 韩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