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对手官网 >

《打拼北上广还是回家乡》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4日 14: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2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主持人 王凯: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辩论节目《对手》,我是王凯。又是一次人类大迁徙的下半段开始进行,过完年了,该拿年终奖已经拿到手了,在这次迁徙,很多人在思考,我是不是应该回到原来工作的地方当中去。改革开放30年,城乡差距越来越小,二三线城市蓬勃发展,那么在家乡的附近和在北上广深这样一线城市相比,是不是成功机会少很多,哪一边成功机会更大,这是今天辩论的第一轮话题,掌声欢迎场上两位嘉宾,左手方第一位嘉宾是一位作家,他叫闵唯,你好。闵唯写了一本著名的书叫《逃离北上广》,这是你的口号,为什么逃离北上广,能不能告诉原因?

    闵唯:逃离北上广是中国发展的大势所趋,我说逃离不是逃跑,而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王凯:谢谢,这是理智的选择。右边蓝方第一位嘉宾媒体评论员梁宏达,老梁,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一句话。

    梁宏达: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来到北上广,更上一层楼。

    王凯:不管你想不想逃,做任何选择,它的高度还是在那里,还是没有变,每个人两分钟时间阐述一下各自的观点,详细阐述一下,闵唯开始。

    闵唯:我说逃离北上广,为什么要逃离,我在写《逃离北上广》这套书的时候一直思考这个问题,我采访很多人,其中80后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2005年大学毕业,留在上海,进了一家著名报社,奋斗五年,房地产小编辑部做到编辑部主任,月薪过万,但是很辛苦,每天工作14、15个小时,有一阵非常焦虑,经常失眠,就是我们所说的城市病,为什么得城市病,不难理解。资本国家五百年,开始享受市场经济红利,我们原始积累刚刚开始,别人三百年焦虑,我们30年消化,谁吃得消,每人像吃了市场经济的伟哥,压力最大化,经济最大化,GDP增长的时候,整个追究成了睡不着觉的国家,调查显示,北上广60%以上成年人都有失眠的症状。讲这个故事说明两个问题,一逃离因为成本太高,这个成本包括机会成本、创业成本、生存成本,是物质的,同样也是精神的。第二,大量的二三线城市正在崛起,比如说上海周边的苏州、杭州、无锡,他们并不比上海差,北上广是一个理想,是所有中国人的一个城市梦,但是现实和理想无关,你爱北上广,北上广却不爱你。

    王凯:谢谢闵唯。通过一个故事给我们分析一下了逃离北上广的心态,尤其是可能是随着城市的发展,随着我们的步子越来越大的时候,可能这个时候人会反思,我到底需要什么,可能在北上广得到的不如在家乡得到的多,好,听听老梁。

    梁宏达:刚才红方嘉宾说的有一个理由特别有意思,她说你看上海周边苏州、杭州并不比北上广差,其实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逃离北上广往哪儿逃,对方认为应该往苏州、杭州逃,可是苏州、杭州即将成为下一个北上广,我说这个什么道理,有人说北京、上海这样大城市房价实在太高了,为什么房价过,不完全是北京、上海地皮这么之前,在于北京这样的城市,有中国最好的教育资源,有中国最好的医疗资源,有中国最好的文化资源,那么更多的人来到北京,北京的地皮贵、房价高,因为北京汇集着它作为首都来讲不可多得的一些附属资源的,我们为什么要在北上广待,奔着这些资源来,从自己事业发展角度来讲,北上广眼界,北上广跟国内的高度比,集纳的优秀优质资源不可相提而论,苏州、杭州向北上广发展,可以选择它,很多人逃离北上广,逃到二三线城市,不可能逃回农村老家,这一点根本在于我们所谓在北上广待着,对优质资源的吸收,这是我们向往迈进北上广必不可少的高度,无论逃离北上广还是回家乡,如果想有更开阔的眼界,一定要选择北上广这样优秀城市,如果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可以选择资源更舒适的二三线城市,想不想自己发展,想不想精神层面有很大的提高,选择北上广就是你精神层面最好的选择。

    闵唯:创业和就业的机会,我不否认在北上广确实有很多就业机会,找工作不难,但是要找到一份好工作却很难,有些人可能会说,回老家要靠关系或者什么的,北上广就没有关系吗?

    梁宏达:我们一点都不否认北上广同样大量存在人情社会一些弊端,可是在这样环境之下,由于它的国际视角更开放,它的新闻监督舆论特点更加透明,这个客观上造成什么,我们起码对于明面上的规则有起码的尊重,在中国很多三线城市以下的地方,天高皇帝远,这样的地方人情味比较浓,人情社会味道比较重,这个地方相对新闻监督各个方面不像大城市那么到位。所以我们说对每个人起点上公平来讲,这种成功的机会来说,北上广无疑在起点上给了你一种公平,而不像地方那样更多的靠人际关系。

    王凯:逃离北上广的压力,寻找更为舒适的生活环境,来到其他的城市,还有一种,他离开北上广,并不是妥协,而是竞争,她认为在其他城市,正在发展城市成功机会更多。

    闵唯:我想问一下梁老师,为什么上海近三十年内都没有出现全国文明的企业家,俞正声都忍不住要问,上海为什么留不住马云?

    梁宏达:正好我说上海资源过于集中,俞正声当时在上海开了一个会,上海为什么没有出现一个全国有名的企业家,跟上海近邻浙商、宁波的商人都在全国名气很大、很出名,这个问题好解释在哪儿,北上广的资源是什么类型,北上广有三个资源,第一大资源来自行政资源的审批,第二个资源是来自文化影响的辐射,第三个资源来自国际视角的开阔,为什么上海这么一些年没有出现一个优秀企业家,问一下普通上海人,蒙牛、伊利、光明,早晨起来喝奶,上海人普遍选择光明,不选择蒙牛、伊利,上海资源丰富,愿意选择极具竞争力和规模特别大的企业,上海人代言就是企业。本土的上海人本能相信这些,现在说上海企业家概念,不是就指上海当地打拼北上广还是回家乡人,等于把整个江浙地区全国很多优秀的生意人会聚到那儿。俞正声招集的是上海本土的生意人,上海本土大企业家有的是,恰恰因为这些人舆论逃离北上广,才使上还有了不属于本土的企业家。

    闵唯:你说的很多,但是太复杂了,马云2006年在上海论坛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当时想过去上海发展,在华海路租了一间很漂亮的办公室,开始招人,很头痛,很多人跑去看阿里巴巴什么公司,扭头就走。没有办法,回到上海。在北京、上海这样地方有五百个马云,只是其中之一,回到杭州他是第一。如果要创业起点低从二三线城市,上海、北京势利眼看不起你。

    王凯:每个城市在她眼里有不可逾越的障碍,是不是这样,请另外两位嘉宾上台,这两个嘉宾身份比较特别,一个小城市出身,到北京创业,颇有成效,另外一个人一开始在上海创业,现在把触角伸到重庆二线城市,依然发展特别好

    咱们掌声请出红蓝双方第二位嘉宾,这就是智基创投合伙人刘琦开。

    刘琦开: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梦想,梦想拥有自己的梦想,在自己的主场主导。

    王凯:虽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相信他已经把那片土地当成自己的主场,听听另外选择主场的人高晓攀,有请。很多人都知道你是相声演员,但是另外一个身份,可能很少有人说,在这儿是不是应该管你叫高总,高总的晓攀传媒现在也是经营得如火如荼,怎么看待今天的问题。

    刘琦开:梁老师说了一首诗,我也用一首诗表述,天高任鸟翔,海阔任鱼跃,生在北上广,生活才能更愉悦。

    刘琦开:对面的辩师看过来,现在的二三线市已经不是当初上山下乡的小城市,现在二三线城市基础设施已经上来了,包括梁老师讲的行政审批、市场机制都已经达到了基础的要求,所以说我们是有基础的条件保障,第二我们有机会。为什么这样说北上广已经发展了30年,它的资源、市场已经相对成熟了,而二三线城市才刚刚起步,作为我们80后、90后的人进入一个成熟的市场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获取成熟市场的资源是更加困难,而现在区域经济发展非常迅速,在二三线城市里面,我们作为年轻人,更有机会去获得成功。第三个,我们还是能够有一个好的起点,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回到了二三线城市,与我们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以及熟悉的渠道,甚至我们还有我们熟悉的亲人在后面支持你,对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方,我们能够更容易起点,所以说,万事开头难,有个好爹让你拼不一定是一个坏事。

    高晓攀:首先我说有的是好爹,有的未必是好爹,有可能产生负面作用。所以我希望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生存环境,我为什么选择在北上广努力奋斗,因为在北上广三个城市里头,首先来说钱多,挣钱多,机会多,人多。挣钱多,因为我们可能在二三线城市一个月平均工资一千五、两千已经算很不错了,那么到了北上广,尤其是北京,可能一个月工资五六千、七八千很正常,虽然生活水平比较高很正常,再说一个机会多,我今天在来的路上的时候,问了我们公司所有人,你们选择在北上广还是选择回家乡,你们为什么来北上广,回答基本上三个字,机会多。给我举了一个很现实的例子,如果回到老家,可能作为设计公司,有两家是最好的。如果说跳槽的话,无非就是来回跳,那么可能在北京设计公司几十家、几百家,甚至更多。我说人多,人多是一件好事,只有人多我们才会有附加值的东西,我们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我们想听相声就去听相声,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人多我们才会更快乐,除了亲情以外还会有友情,甚至很多人大学毕业留在北上广,更多的感情在这里头,我有不同的身份,我相信很多年轻人跟我一样,就是因为北上广有梦想,所以才来到了北上广。

    刘琦开:以高晓攀的年龄,把二三线城市说出那么落后,没有地方听相声、看电影,我非常差异,现在二三线城市包括河北,有足够的文化传播公司、影视公司,以及其他类似的文艺公司。

    高晓攀:在这儿说一声,之前我做小剧场的相声,很多外地的经理跟我探讨,为什么我们卖不出去票,为什么没有人来听,很简单的道理,你们那儿演员可能不够成熟,北京相声演员成熟,在保定决定做专场演出,在保定遇到很尴尬的问题,很多想要做演出的人,甚至不知道怎么操作一场演出。

    刘琦开:恰恰你说明了观点,离开北上广,不是断绝关系,而是连接能够把北京的圈子连接到二三线城市,把二三线城市市场发挥出来,离开北上广不是永远不回头,不是永远老死不相往来,而是资源互相整合。

    梁宏达:你的创业经历我发现一点,先在上海待着,后来离开到重庆,给我感觉,你在上海学手艺,挣钱重庆人民的钱。

    刘琦开:我们离开北上广不是简单断绝关系,不是逃,而是当我们在北上广有了技能之后,或者在二三线城市有了技能之后,发挥当地的市场优势之后,我们回来,如果再回北上广,我想用一个词叫占领北上广,而不是滞留北上广。

    高晓攀:我非常感兴趣在重庆发展,甚至开拓市场,当我要做这件事,我发现不管政策还是各方面优惠条件,没有给到我预期目标,所以我觉得还不如北上广机会更多。

    刘琦开:马云当初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没有多少优惠条件。

    高晓攀:但是我觉得北京更成熟一些,所以北上广可能更会创造出我的价值。

    闵唯:中国大城市有81个,中等城市有113个,两者合为194个,占据中国294个城市中的65.99%,相当大的一个数据。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城市化最快的国家,全球超过50万人口的城市1/4在中国,中国二线城市活力藏在194个城市机会当中,机会多大,现在回去就是捷足先登者。

    梁宏达:就是因为现在二三线城市发展不完全按照我们想象当中发展,刚才说,行政审批力量,政府决策在这里面起到很大部分作用,能不能在缺乏地缘优势,北京是首都,上海是国际大都市,广东是闽南地区的核心城市,二三线城市没有这种得天独厚条件,怎么能靠政策倾斜,弄不好在北上广好不容易积累的底子,到二三线城市就没有了,不能误导。

    闵唯:可是北上广怎么对待我们蜂拥而至的?张维迎,北京市政协委员提出,对北京市外来人口限制,防止外地人口进入北京。谁给他这样的权力划分优劣。

    梁宏达:他的提议实现了吗?

    闵唯:没实现,难道我们应该为不实现而鼓掌吗?

    梁宏达:难道因为有这样委员提议,就应该逃离北上广,回到二三线城市。

    闵唯:说明北上广对外来人口有高门槛,本身就是势利眼。

    梁宏达:这个观念非常荒谬,一个大城市既然有最好的医疗资源、教育资源,应该设置门槛,不是什么人都能来,

    刘琦开:回到梦想,回到实践,要分阶段,在北京很难进入投行领域,如果回到重庆,或者回到成都去,我在大学学的知识,可以直接进入这个领域,通过互联网或者其它方式,获得行业基础,不一定北漂。

    高晓攀:我在北京待了一段时间,回老家保定,去吃饭,他们见到一个桥很复杂,我说你没有见到北京的西直门桥,走一段度说堵车,我说你没有经历北京的堵车。这是我的优越感,经历大风大浪,他说你为什么不回到保定来,我说这是小风小浪,我喜欢大风大浪,我爸妈见到朋友就说,我们家谁谁谁在北京、上海、广州,为了父母能吹这个牛,我心甘情愿。。

    王凯:我发现了一个闵唯和晓攀最大区别,闵唯提到北上广的时候,永远就是你们北上广,晓攀提到北京永远说我们北京的西直门,其实他也不是北京人。你觉得为什么你们俩之间有这样区别?

    闵唯:天性乐观,而且把虚荣当成一种上进心。我认识一个采访对象,年纪跟我差不多,他不肯离开北上广因为回去没面子,回去跟父母怎么说,在上海好好待着,待不下去,没本事回到家乡,不是这样,我们回到家乡为了更好的生活,干吗留在北上广一天加班14、15个小时,干吗留在北上广忍受高房价。

    闵唯:梦想是什么,我看见过在北上广打拼的年轻人在MSN的签名,我觉得我是一只趴在窗户上的蚊子,梦想就在眼前,但是我找不到梦想的出路。窗户是拥堵交通、户籍制度、冷漠的人际关系,怎么等它开。

    王凯:大城市幸福感更强还是小城市幸福感更强,我们先请上两个幸福的人。掌声请出中国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易鹏,有请。易鹏兄你好,易鹏总是来研究城市发展的战略问题,今天让你在城市的基础上研究研究人的发展战略问题,个体发展战略问题,哪儿的幸福感更强。

    易鹏:我感觉幸福跟北上广闹离婚,幸福离北上广越来越远。

    王凯:闹离婚,幸福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掌声请出蓝方第三位嘉宾,中国人民大学周孝正先生,周老师你好,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哪边幸福感更强?

    易鹏:为什么提这个观点?有几个理由来支撑,第一个方面,因为这几年所有幸福排名指标体系来看,我们看见北上广基本上很难进入这个名单,成都、杭州、长沙这样城市往往出现,无数指标证明这个数字成立的时候,肯定有依据和理论支撑这个观点。第二个方面因为北上广之所以离幸福越来越远,核心原因就是大城市病,北上广这样两千万人口城市,到了五千万的人这个城市难道有幸福吗?更多人不是选择北上广生活,更多人必须离开北上广。第三个方面因为在这几年,我们国家区域经济发展格局发生新的变化,2001年为例,重庆、武汉、成都经济增长远远高过北上广,增速一倍以上。意味着财富再分配。这些城市越来越有机会的同时,有利于更多人逃离北上广,有物质作为支撑,机会做了把握。这些方面来说,北上广尽管以前是幸福城市,随着各种要素变化,北上广离幸福越来越远。

    周孝正:幸福实际上是一种幸福感,我们的前人说过,孔子说过,学生问孔子一个幸福人生应该怎么渡过?孔子说,智者不惑,忍者无忧,勇者无惧,对事物产生??者,真诚对待自己,不为个人得失而患得患失,勇敢前行,不畏惧困难。北上广是特大城市,甚至特大城市团,行政资源,说难听就是特权很多,起点比较高,相当于奥运会,参加奥运会,相当以参加美国NBA,不行回来,马布里,马政委,NBA回来,因为年龄大了。大学生刚毕业,应该勇敢实践前行,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姚明30多岁不行下来,易建联现在还去。说逃离,我最反对逃,为什么要逃,说离也是可以。干吗要逃离,谁逃离,大学毕业生、研究生血气方刚,当然应该在激烈、机会比较多、竞争比较激烈北上广相当于NBA、奥运会竞争,竞争就是应该勇敢前行,这是幸福。跑到一个小地方空气很好,哪儿?不丹王国,那儿国民幸福指数最高,有两个维度,一个叫幸福度,人均收入来衡量,一个叫幸福感,相当于计算机的硬件和软件。所以说我认为对于大学生、研究生来讲,特别是北京的大学生、研究生,全国考上来,毕了业以后首选北上广。

    易鹏:关于周教授这个观点,我谈一个观点,马布里为什么到北京打球,确实年纪大了,NBA有科比这样当家人物,为什么来北京,为什么不去不丹,因为北京中国有更大的市场,有更高的薪酬,有更好的广告市场,为什么这样,看到了全世界发展趋势,以前世界经济中心在欧美,现在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发展。马布里逃离纽约和华盛顿,逃离北上广同样的逻辑,是看到未来趋势。我个人比较推崇,汪洋在广州搞的,花了很多钱请专家来做。幸福在物质基础上,没有物质的基础,幸福没有多大意义。为什么说逃离或者离开北上广,中国区域经济均衡情况下,丽江、昆明、鄂尔多斯、温州这些城市展示这些城市基础设施、经济发展态势也和北上广之间距离越来越少,第二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因为内心感觉幸不幸福,就是幸福感的事情,在北上广生活压力非常大,大家都知道在这个台里著名的主持人得了抑郁症,抑郁症这个词发病最多的是北上广远远多于二三线城市发病率,抑郁症是反映幸福感很重要的指标,从精神层面来讲。第三个层面来讲,相对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才能有幸福。大家贫富差距不至于那么大,坦率说,大家都认为北京有机会,但是北京贫富差距远远高于其他地方,顶级的富豪基本上云集在北上广,在座各位一辈子的收入,别的城市财富会聚没有这么明显,贫富差距没有这么大公平公正有基础,相对而言幸福感要强。为什么这些机构评比出来,幸福感是北上广进不去原因之一。

    周孝正:中国的顶级富豪都在北京,所以形成了消费量,奢侈品的消费,去年据说中国已经世界第一了,但是占中国奢侈品一半的北上广,这些顶尖的人一掷千金,形成消费量,为什么?有就业机会,他去开豪车,就有人给保养、洗车,就业机会多,我们承认顶级的那些所谓一掷千金都在北京,别忘了,人们骑马我骑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到小城市,最富就是骑驴的怎么办?

    易鹏:中国为什么消费不起来,中国富豪没有消费欲望,中国经济增长为什么二三线城市发展比较快,这些城市有住房需求,买房子取老婆,有消费需求,有读书的需求,这些需求带来更多的机会,给大家更多经济发展空间。以前在小县城里面,很少有人请保姆,现在越来越多小县城的人请保姆,拉动了劳务经济,所以使得很多农村人打工不见得到北京来,现在中国就业空间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经济动力和空间来自于二三线城市,二三线城市动力空间会给你更多的商业机会,有商业机会情况下一定会提高幸福感。

    梁宏达:刚才易老师、周教授互相讨论,让我们想起去年央视热播电视剧《老大的幸福》,不少人看过,这里面跟老大认同的幸福,小城市安逸感,心里认同感,东北顺城一个小城市,下面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四个弟弟妹妹生活在北京,追求幸福过程当中遇到挫折,老二当房地产大颚,老三升官,老四当大明星,老五嫁大款,范伟演的老大,用亲情方式让四个弟弟妹妹渡过了这个难关,能取代他们的,老二当不了房地产大颚、老三不能升官,老四当不了明星,老五嫁不了大款,能有幸福感。哪里行政资源丰厚,哪里是顶级的富人中心,北上广深,这四个人寻找幸福还是北上广深这样地方,这是多数、少数问题,所以我认为北上广深幸福感还是比一个小城市强。

    易鹏:我逃离北上广,不代表不用北上广资源,现在很多人就是去了纽约,照样可以用北京的资源,中国最顶尖的人士想办法移民,依然会用北上广资源、中国资源,同样到了杭州,马云可以到北京来讲座布道,进行商业活动,照样可以把中国最顶尖的资源汇聚到平台,发生两大变化,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要素不靠行政力量驱动,移动互联网变化,使世界变平。我的老家湖南,一样可以了解全世界,全世界进行高度交流。很简单,现在买一个东西,通过淘宝,哪个地方可以买到,物流业很发达,改变了以前计划经济体系下行政资源决定地方发展优势情况。杭州不见得是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中心,但是发展很好,阿里巴巴在杭州。再比如说成都,不见得是很好的,但是现在把富士康很多产业转移放到富士康,因特尔很多放到了成都,意味着世界变平。

    梁宏达:我们说逃离北上广,不在这个地方生活,到小城市生活,不用北上广压力,也不用它的资源,你这不是占领北上广,遥控北上广。

    闵唯:上海白领,大家都觉得他们应该很好生活,有一份调查,2006年,对上海三万多白领进行问卷调查,结果就一顿午饭,人均午饭花掉26.8元,人均在午饭上花的时间28分钟,狼吞虎咽花那么大的价钱为了吃一顿饭,上海白领收入多少。还有一项调查告诉你们,最近才公布的,现在北上广的女孩子们,单身女性她们都说收入四千块钱以下的没有资格谈恋爱。收入一万的才有资格结婚,这项调查说明北上广白领们收入就在这中间区间以内。

    王凯:正在分析白领生活什么样生活是一种幸福,我们到底能不能在北上广达到一个幸福的生活水平,我们看一个调查,在一个网络调查当中,你认为在城市当中什么样的生活是幸福的,有这么十项标准,月薪两万元以上,坚持健身和运动,至少有两居室有15万元左右代步车,固定朋友圈子,工作不局限于在办公室完成,工作远程化这是未来的趋势,工作朝九晚五有足够的闲暇时间,独立的娱乐方式,重视生活,钟爱的时尚品牌。

    梁宏达:对比出来,这个话题挖坑,对比出来,北京那么多顶级富豪,那么多有钱人,对比完,幸福感就低。不忘还有跟身边人、家乡人对比,父母说我儿子在北京,很骄傲,等于跟家乡没有出来的同学做对比,这种对比不仅仅跟北上广一样生活优秀对比,再往下看,跟没离开家乡的人对比是什么样,最起码回到家乡,跟家乡人谈,最近发生什么大事,看到世界首映的片子在北京上映,家乡得不到,这种对比,不是我们想象那样,身边人比你强,幸福感就弱。

    闵唯:骄傲的父亲真的知道儿子在北京怎么生活,我回到家乡,看到大伯在洗菜,把坏的蔬菜扔掉,留下新鲜的,我跟大伯说你扔掉就是我在上海吃的东西。

    周孝正:北京大学教授跟研究生说,毕业以后不要当奴隶,不要被人欺负,不要当奴隶主,这是价值观,有人说我是流氓我怕谁,有人说你是流氓,人家怕你。不一样。扔菜不应该是提倡的人,菜几根都扔了,不值得提倡,有人扔,你觉得幸福吗?扔,我觉得并不幸福,我不扔觉得幸福。刚才你说纠正一下,全国男性平均寿命72岁,女性75岁,北京市平均寿命超过80岁,不能说北京市几个人得病,平均寿命是平均数。一般我们都认为健康长寿是幸福。活了一百岁,这是极端的事,一般健康就长寿。长寿就健康。

    主持人王凯: 今天探讨的这个问题是非常有意思。其实每到,每年到春节过后,都会有一批人踏上回家之路,可能是顶不住压力,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有更多的人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冲进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其实人人处处是围城,到底是进城还是出城,永远是一个问题。送给怀着梦想的年轻人送一句话,城市不分大小,心安才是最重要,如何大家才能心安,需要共同努力,大大降低人才流动等各种各样的成本,让我们在去和留不会考虑更多的烦恼,我想我们不必再探讨这样的话题这就是今天的对手,我是王凯,再见。

热词:

  • 打拼
  • 北上广
  • 回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