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对手官网 >

节目文稿:18岁结婚,早不早?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8日 09: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对手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辩论节目《对手》,我是王凯,18岁长大成人,但是18岁涉世未深,18岁风华正茂,精力旺盛,但是18岁一切才刚刚开始,今天这个话题说小是一件小事,因为他可以聚焦到一个人,说大也是一件大事,因为风物长宜放眼量,往远里看,这件事如果做决定可能改写中国经济发展的脉络,所以今天我们非常郑重地、非常认真地要辩论这样一个话题,18岁该不该赋予他结婚的权利,好,我们掌声先欢迎红蓝双方两位嘉宾,红方第一位嘉宾,媒体评论员朱煦,欢迎。朱煦兄一句话表明你的观点。

  朱煦:今天的年轻人他到了18岁的时候,无论是信息接收还是他们本身的身体条件的成熟都远比过往要好的多得多,那这样好的条件,难道说我们不能给予他结婚这样一种权利吗?我们看一看现代社会当中,我们很多的人他实际上在18岁左右的时候或者说18岁更早的时候,他已经就是具备了非常成熟的这种社会性,刘翔实际上19岁的时候已经拿了世界青年比赛得冠军,再有最近有一条新闻,就说22岁已经获得了正教授研究院的职称,那也就是说他在22岁之前已经完全成熟化了。

  我们还要注意到一个很大的数据和比例,在2020年根据我们国家的教育,国家教育的中长期发展规划有两个指标要达到,一个指标是到那个时候我们的高中普及率是90%,我们的大学普及率是40%,我们会发现有10%的人读完初中就不读了,有60%的人上完高中不上了,要较早进入社会开始工作,他们工作早一定意味着他们成家早, 15岁开始工作,要等到男22岁才能结婚,要等7年,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已经完全具备了经济能力、社会能力以及心理成熟能力,在现实中我们也会发现这部分人已经事实上在结婚,在生子,与其这样,我们不如把现有法定结婚年龄男22和女20回归到,注意,不是降到,而是回归到男女18岁。

  主持人:谢谢。有请周教授阐述一下观点。

  周孝正:他说的这个情况是有的,但是趋势是城市化,农村人口相对越来越少,城市初婚平均年龄在增加上海达到28、29,北京达到25、26,是实际情况。中国现在进入现在的高风险社会,家庭是一个社会细胞,家庭能可持续发展,社会才能可持续发展,所谓现代高风险是传统社会没有的,比如说核扩散、还有经济的危险,变性,为了正确面对现在高风险社会,我们就得了解这些不确定性,化解这些不确定性,规避分散,一个家庭没有做到迎接未来高风险社会的准备,你就结婚生子了,为人父为人母了,就造成闪婚闪离,从这几个方面来讲,男22、女20的现行的法定初婚年龄还是实事求是的。

  主持人:谢谢周教授,谢谢。周教授说的特别精彩。早还是不早是对比出来的,我们不妨现场做一个对比,我们看看世界各国结婚年龄是怎么限定的,一起来看。中国大陆大家都知道22岁,女20岁。中国香港就小多了,16岁,澳大利亚是21岁,女18岁。美国18岁,日本18岁,台湾16岁,法国18岁,巴西16岁,菲律宾16岁,14岁,荷兰12岁,西兰男12岁,女12岁,伊朗9岁。也就是说人家都算老夫老妻在咱们还算早恋,到底我们早还是不早,二位看到这样的对比有什么话先说。 

  朱煦:这个年龄对比恰恰说明我们现在22岁实在太老了,不是太晚了,是太老了。

  男22、女20的年龄,就给大家一个暗示,说结婚是很晚的事情,而且还讲晚婚晚育政策,让大家贴着边结婚想生孩子就没有这个晚育价,他给人们社会心理暗示越晚越好,而不承认现在具备能力可以相对早。因此我觉得周教授这种担心恰恰是对现代人的一个低估,完全是低估,因为如果我们放开的话,比如说我们现在把政策直接调到男女都是18岁的时候,我相信有相当一部分家庭从孩子15岁开始要帮助孩子去进入准婚姻状态,甚至家里有条件的,该买房早早就买了,这些问题根本不能成为其应对风险的一个障碍。

  周孝正:现在国家提倡所谓晚婚晚育,就是23岁算晚婚,23、24生育就算晚育了,可是看看实际上初婚年龄还是26、27。

  朱煦:您说到的初婚年龄也包括18、19岁就结婚了。

  周孝正:还有闪离的问题,离婚率最高的城市,北京、上海、深圳是全世界离婚率最高的城市,世界第一就在北京。

  朱煦:您刚才举三个高离婚的城市是早熟的城市吗?我们看到农村结婚早反而更稳定,有这样的统计他18、19岁结婚比20岁结婚要离婚率高,并没有这样的数字支持,所以认为18、19岁结婚必然会导致更多闪婚闪离,很多是通过15岁定了婚18岁结,比22岁牢靠的多,谁在早婚?相对现在的法律规定,他们早婚以后状态怎么样?他们为什么要早婚?最简单的道理,因为他们达到这样社会成熟的程度,他们应该早早开始他们的婚姻生活,而不用因为法律的规定要久久等着,空等着,空耗,而且在城市里面我们要注意,不要认为早婚只发生在农村,其实在城市相对于一些就是上学比较短的,就是说义务教育结束了以后,他就开始工作的人,同样有结婚的要求,只是现在城市的文化和整个社会的暗示让他们没法逾越到这个障碍,所以如果这个障碍撤销了,我相信城市低学历的人群一定会把婚龄大大地提前。

  主持人:年龄的障碍到底真的是心中的一个障碍还是这个障碍根本就不存在?这样我们其实采访了一些年轻的朋友们,听听他们对18岁应不应该结婚或者18岁结婚早不早,他们是什么看法,请看大屏幕。

  朱煦:这就是现代社会断奶期断的比较晚,15岁的男孩有的还在和妈妈睡觉,这是社会现象,如果我们把这个口子放开以后,很多人就不会这样看待问题,再有我们总认为好像年龄长上去了成熟度就高了,那30多岁的人跟孩子似的也有的是,我们一定要把他放到婚姻当中锻炼,他是可以成长很快的,为什么我们的爷爷奶奶总是说我们现在看起来他们当年要么开始已经走长征了,要么他们就是说为新中国的建设已经在做贡献了,建国初期还有很多人16、17岁就开始为祖国建设做服务,为什么?其实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有机会更早的结婚。

  周孝正:现在这个权利你不能空谈,实际情况是婚前初次性行为的年龄在下降,结婚的年龄在上升,这是实际情况,因为你要把性行为跟结婚、跟生孩子,为人父为人母要分开,现在我们的社会生活在现代高风险社会,我们一直在强调这个事,比如你结了婚你得让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可是受到良好的教育你说得花多少钱,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像农村很早结婚,两人就生了,生了没有社会变迁,没有社会城市化,他们就过去了,一旦有城市化,打工妹、打工仔2.5万,这些人在外面对婚姻威胁相当大,以前没有办法,他已经生了仨孩子了,两个人在村里没有这些机会,没有这些风险,是这么一个意思。

  朱煦:今天社会是多元的社会,有人愿意18岁结婚,有人愿意19结婚,有人愿意35、40结婚,面对这样一个需求,我们到底是应该采取一个更加尊重,还是用过往的一种过渡管制的,注意,是过渡管制的一种思维,也就是说我帮你设定一条安全线。今天讨论当中周教授一再强调风险,这个风险是通过社会设置一个障碍或者说设置一个保护圈,来让个体得到保护,还是让个体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成熟来达到。 我们过往的思维就是什么?就是说你20岁没成熟吧,我给你设到22,接下来是不是22也不够成熟,反正你26、27岁才结婚,我们直接推到30,这样很保险,所以过度管制思维恰恰在这个思维上反应更加强烈,应该把权利和责任交回去。

  就像我们过往大学是把孩子的所有都管了,吃喝拉撒睡,关起门在这个学校活下去,可是今天的大学还应该这样,而且你管的住,孩子已经出去租房了,已经自己解决很多问题了,你还管的住吗?当然家长和学校还停留在很落后的思维上,一旦孩子出事了,指着学校的鼻子,说这个孩子应该负责。其实我觉得周教授在这一点上支持我们社会用一种更强力的手段让很多人成熟通过一种政策保护来达到成熟,而不是让他们自己在游泳中学会游泳,我们假定他们不成熟,所以我们才要用政策去保护他,如果我们放开这个政策,他就在这个政策放开之后环境里面自己找,没有钱为什么不能结婚,谁说结婚一定要有房子,其实很多人结婚他已经就是说把孩子生下来,生下来怎么样呢?生下来只要有得吃就可以继续过日子,我们现在假定结婚要有房、要有车,甚至生孩子一定要有月嫂,没有月嫂是不能生孩子的,这都是一种很过渡的社会反应。

  周孝正: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婚前检查,以前是强制的,结婚以前要检查,说这是人家的权利,人家愿意检就检,不愿意检就不检,就放弃了,这样婚检率大大下降,造成了出生缺陷儿童里有一部分是遗传因素,有一部分是怀孕的因素,这得协调,为什么我们说全面可协调持续发展,这就是协调不够。比如说咱不是伊朗,我们就说台湾16岁可以结婚,就结婚了,但是他没那个能力,你说你可以去婚检,按说他完全可以去婚前检查,保证自己的孩子健康,他不检查,这就是事实,这不就是你放开权利的后果吗?事实胜于雄辩。

  朱煦:您觉得只要放开,只要年龄下降一定带来风险更大,就是应对风险能力更弱,但是我要问您,面对现在已经在18、19岁结婚的人反映出来哪些情况,您有什么数据支持他们比更晚结婚的人风险更大,更不安全?

  周孝正:比如你给他这个权利,18岁有权利结还是不结,他得有权,还有负责任,首先你有负责任的能力吗?年龄越低的人,一般来讲有人未老先衰,有人早熟,这是个别的,基本上这个年龄有一定的普遍性,人们规定法定年龄是18还是20,这是实事求是,你给他就完了,学伊朗。9岁就可以结婚。我大风大浪学游泳我更棒,别忘了9岁的孩子有活的就有死的,18岁就死的少。

  主持人:我们三个人来探讨这个问题,多多少少有点隔岸观火的味道,我们应该叫上更为年轻的人上台替他同龄人说话,掌声请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学生宋颐阳,您的学生,宋颐阳。小宋你好,今年多大?

  宋颐阳:我今年20。

  主持人: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该不该给你18岁选择结婚的权利?

  宋颐阳:爱情来了你别跑,十八结婚不算早,一朝成了剩男女,后半辈子都孤老。

  主持人: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请就位,今天和你的老师对着干。这样小宋给你两分钟的时间阐述一下观点,

  宋颐阳:我们不应该鼓励18岁的人都去结婚,或者说18岁的这些人不应该成为结婚的主流。但是我们看到社会当中有很多人,他们有了实际婚姻关系,但是却因为年龄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而无法拿到一纸婚证,这种情况下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另外一方想要侵害他的权益的时候,他完全得不到社会公权力的救济。他们与那些年龄已经比较大,有了经济自主能力人相比,他们在法律上是处于一个更加弱势地位的,所以我们应该讨论在法律上应不应该给他们权利。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国家的法定结婚年龄是男性22岁、女性20岁,但是我们国家的刚才周教授所说的初婚年龄是男性将近28岁,女性将近26岁,为什么这两个数值当中会相差6岁的年龄,我们能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我得出来这样一个结论,也就是说法定结婚年龄与绝大多数人结婚的意愿并不是非常有关系的,并不会我在过22岁生日那一天一拍脑门想我今天22岁,我该去领个证去了,这种情况是很少出现的。所以不会出现那种有一天,突然有一天,原本处于地下恋情的高中小男女就变成了已婚人士,或者突然有一天父母就发现自己的儿女已经是,已经不再是单身贵族了,同时,我还想说,就是说现在大多数的这种早婚早育状况是不是由于18岁的人或者20岁的人冲动或者不稳定人造成的,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看到更多的早婚早育是父母之名媒妁之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是不是有冲动或者不稳定,会不会导致闪婚闪离,这是对方辩友。

  主持人:他说既使是我们22岁、20岁结婚也会看到其实现在平均结婚的年龄大大超过法定年龄,既使是这个线低,实际结婚年龄还是高的,即便再次拉低我们还会把结婚年龄拽下来吗?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周孝正:不会,因为城市化决定晚婚晚育越来越多,这就是事实,你把法定婚龄降低没有什么意义。还有我还是那句话,你给他权利了,你还得考虑他有没有责任能力,责任多大,权利多大,权利多大,责任多大。

  主持人:包括他的心理是不是够成熟。

  周孝正:对。

  主持人:这时候我们要请上一位心理专家,她就是著名的心理专家青音有请。青音你好,从心理学的角度给我们分析分析18岁结婚到底有好处还是有坏处?

  青音:首先在这儿我亮明观点,18岁结婚实在太早了,结婚证不是人生的奖状,即便是奖状,对于年轻的生命来说协调有比赢得这张奖状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对于年轻的生命来说我们教给他爱的能力和美的能力,比教给他们如何结婚给重要。

  主持人:青音可以阐述你的观点,两分钟开始。

  青音:接下来我邀请大家跟我一起看一下大屏幕。这是我从网上找到几张图片,这是两个中学生,一看就是穿着校服,这是背着书包的孩子们在车站接吻,我想从这三张图片看得出来现在的孩子们性早熟是提前了,协调就是说的确正如朱煦老师所言,他们的身体发育已经很成熟了,比我们那个时候快多了。那么在这儿,我手边还有一本书,叫《辣问爱情》,副标题是“为什么你还是一个人”,这是我跟一位心理学家刚刚出版的书,前几天我看到一个数据,购买这本书绝大多数人群是30岁以上的白领,尽管这本书是教会人如何恋爱,但是30岁以下的人会觉得看不懂,我想可能说明了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或者对于现在的当代的一些已经是30岁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尚不够成熟,也就是说我们现代人的身体发育提前了,但是心理发育滞后了。

  我们看到一个现象,以前我们经常说三十而立,但是现在的年轻人是三十难立。到了三十岁不仅仅是房子和车子的压力,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要什么,还不知道到底结婚意味着什么,所以我想假如就像某些网友所说的,我们现在的婚姻变成了婚前不懂恋爱,婚后沾化惹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想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讲不是教给他们如何结婚以及给他们权利更早的结婚,而是教给他们男人和女人不仅是生来的,而是学来的,包括如何爱别人,包括留给这个世界充足的时间成长、长大,这是我们社会应该的责任,而不是教他们过早的结婚。

  主持人:刚才青音说到一点,到三十岁心理不够成熟,还不到结婚心理准备的承受阶段。小宋,会不会有人这么想,如果我们过早地去考虑婚姻的问题,如果把这个年龄线往下压,我们更早地面对这些问题会不会越早心理成熟?

  宋颐阳:刚才青音老师所提到三十岁以前才开始学习恋爱了或者这种技能或者心态也好,我觉得太晚了,我觉得是人生一种缺失,当你最激情澎湃,最能爱的时候你去干别的了,当你最有爱情你干什么了,你去学习,你学出什么,你居然把爱情阶段错过了,过了三十岁你要通过阅读、通过看书、通过别人的感情经验来获得自己内心这份缺失,我觉得这是一种悲剧。

  我觉得为什么要提倡18岁结婚?为什么要把这个权利降到18岁,也是告诉18岁你离结婚不远了,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身边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你想成为别人身边怎样的那个人,你想去构建一个怎样的家庭生活?这是一个人生非常大的命题,我们是不是要把这些孩子把他们远离这个问题,告诉他结婚是一些很成人的事情,让他们觉得好像听到结婚这个词都会很害羞,需要这样吗?我觉得这个概念应该得到改进,应该就像现在很多小学生都开始学习性教育,为什么性教育都可以进小学,但是结婚教育却不可以,或者为什么说刚才那三张图上小青情侣亲的非常幸福。

  主持人:你的感官和青音的感官是不一样的,你觉得那几幅图很美?

  宋颐阳:我觉得如果他们是真爱的话那很美,如果他们只是在玩弄彼此就有一点过分了。

  青音:我们说的18岁不允许结婚并不是说18岁不可以谈恋爱,我们看到一种很有趣的现象,现在中国的父母是孩子在16、17岁的时候非常担心早恋,但是假如说结婚年龄提前,18岁是不是父母就开始担心他们变成剩男剩女,也就意味着对于孩子们来说,看来他们还没有学会走路就必须要跑马拉松,这是非常残酷的事情。每个人都经历过青春期都知道,就像刚才图片当中的孩子这样,我们在小的时候其实不大能分得清楚什么是好感,什么是喜啊欢,什么是爱,而恋爱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假如说我们尽早给他们权利,说你们18岁一吻定情,假如18岁你们有了性生活就可以结婚了,这个权利是否得到滥用,这是需要我们去反思甚至担忧的一件事情。另外我想可能大家要分清楚什么是目的,什么是途径,比如说结婚,结婚是为什么,结婚是目的吗?不对,什么是目的?幸福是目的。18岁你是否有了幸福的能力,是否有了爱的能力,我想这是目的,而结婚只是途径,只是实现现实。

  朱煦:18岁完全有这样的能力,刚才青音举到她的这本书恰恰说明在过去几十年里面,我们20和22岁结婚这样一道杠杠就使很多人发育在推迟,整个社会心理能力在退化,而这种退化反映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30岁以后要来补课。按照刚才青音的逻辑,就是说应该学会爱,应该知道幸福,结婚只是手段。那么他总要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可能,既然是22岁才开始,22岁才可能的话,那确实是早,那么早就先玩着、先吻着,先可能这样的爱着吧,但他如果18岁就知道可以结婚的时候,他去吻也好,他去爱也好,他就有一个更具体的目标,我们不能对我们过去几十年来大家认定一个基本模式,就是说就是发展到这样一个水平,就不能提交了。

  你只要一修正,指标一修正,我们讲预期,预期就会改变,所有的行为和调整都会改变,而这种改变之后我相信过往我和周教授那样一个年龄,当时阶段的人,当时阶段的人很朴素,插队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而且谈完恋爱就是说稍稍有一点条件就马上结婚了,当然有的人说他跟当地人结婚是一种不太准确的选择,他应该和他一起下乡的人结婚这是经济考虑,但是他们已经有迫切的要求了,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说一定要给这样的一些人以可能,而不是我们先给他贴上很多标签,就是说没成熟,结了肯定有风险,甚至肯定要离婚等等等等,我觉得这个是太低估了今天的人。

  青音:朱煦老师两点,首先我想说明的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心智成熟晚跟现在《婚姻法》要求孩子们22岁成年了才可以结婚是没有关系的。并不是说因为要求他们22岁才能结婚,所以他们就心理发育得晚。

  朱煦:他们一定会很从容,既然我早成熟了我也结不了婚,我干吗要早成熟呢?

  青音:第二点,我们看到图片中孩子们,朱煦老师说既然不要结婚我们就吻着,我们当然可以吻,对于结婚前他吻一百个、一千个人都不是问题,但是一旦结婚他随便乱吻就成问题,所以我们告诉年轻人结婚不是儿戏,结婚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假如说你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自己选择相伴一生的人,你是不是真的做好决定,如果不是这样,尽量不要结婚。结婚这件事情假如不是孩子自己自觉自愿的选择,而是满足父母,让父母放心我的人生模式终于完成了,上学,找工作,结婚生子,如果是这样子,我们现代人结婚模式就变成什么了,就变成放羊的孩子,我们在山上看到放羊的孩子说为什么放羊?就为了挣钱,挣钱干嘛,挣钱娶媳妇,娶媳妇干吗?然后生娃,生娃干什么?然后放羊,我们的生活模式也变成为什么找工作,找工作为了挣钱,挣钱干吗?挣钱为了娶媳妇,娶媳妇干嘛?为了生孩子,生孩子干吗,然后上学,找工作,然后生孩子。

  朱煦:这种循环模式一定不会改变的,但是你刚才得出的结论现在我们心智成熟水平年龄在向上移,如果这个现象存在,那今天的修正应该是反方向,不是让22岁回归18岁,应该把22岁提高到28岁,这样给予现代年轻人更大的保护,你同意吗?

  青音:现在我们讨论18岁和22岁,不是22岁和28岁。

  朱煦:但是逻辑应该是一顺的,而不是说因为既然要保护就彻底的保护,在往上提6岁。

  主持人:我们今天之所以会有这样一场辩论,之所以会制作一期节目应该感谢一个人,其实在节目一开始小片当中已经看到他的形象,他到底是谁,我们再看一个小片,来了解一下。

  今天节目现场我们也把黄代表请到了我们的演播室,欢迎黄代表。黄代表当时是因为什么突然想到这样一个提案了?

  黄细花:在去年8、9月份,我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我那个朋友就说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说帮什么忙,他说我女儿生了一个儿子,落不了户口要罚几万块钱,我说你女儿不是生第一个孩子怎么要罚款?他说女儿结婚没有到法定婚龄所以要罚款,后来我就想一想,我说为什么结婚年龄这么高,就刚才看了一下,查了一下网上的资料,看了一下我们国家法定婚龄是最高的,我就在想,特别联想到农村有很多就是18岁已经定亲了,而且可能有一些带子结婚的,都是没有到法定婚龄,然后再补办的,与其国家把法定婚龄定这么高,让无效婚姻、未婚同居,还有有一些入不到户口这种,黑户口的存在,不如把法定婚龄降低一点,让更多人得到保护,特别是农村的一些妇女还有孩子得到保护,所以就提了这样一个建议。

  主持人:我看到媒体对您这个提案非常关注,也说到了您之所以提到这个提案,认为这个提案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如剩男剩女,高龄产妇,甚至未婚同居,说很多问题都因为这个年龄下降到18岁可以解决吗?您是怎么看待?

  黄细花:刚才朱教授讲得非常好,我们的法定婚龄定的高就明显会有一种暗示,暗示比如说现在大学生一毕业,到了22、23岁觉得不着急,还早,因为24岁、25岁才能结婚,我就可以晃荡两年,晃荡两年,25、26岁准备谈恋爱了,然后准备过程两年,谈恋爱两年,到了28、29岁了,一看身边的人都找了或者怎么样,机会没有那么多了,肯定会存在剩,而且高龄产妇也是这样的情况,因为一结婚不会马上要孩子,肯定要两三年,这样一算算,从23、24岁开始想谈恋爱,到最后生孩子有七八年的样子,一般到了30岁以后才生孩子,所以我觉得还是会有一点的影响。

  青音:首先我想说在我个人看来剩男剩女这个词就是中国特色,一提到剩男剩女,剩这个词本身带着怜悯,反着说一个人不结婚就是异类了,他的人生就失败了,我再重复我出场说的一句话结婚证不是人生的奖状,在我们这个社会中有比结婚更加重要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也不是因为我们现在的《婚姻法》把这个结婚的年龄设定在22岁,所以才出现了剩男剩女的现象,是因为现在我们年轻人想要发现世界,想要了解自己,因为资讯更加发达,我们要的是整全的婚姻,而不是单单的婚姻。

  黄细花:青音老师,我想说一下,我觉得人是自然之中的,要尊重自然的规律,事业、工作都可以等,但是婚姻和年龄不能等,一旦你到了30多岁,你真的,特别是女孩子,真的非常难找的了,基本上刚刚我们大学生说的,可能就一辈子就一个人过下去,但是我觉得这样不是我们追求的幸福,因为自然中的人要尊重规律,自然的规律,生命非常单纯,非常简单,婚姻也是一种非常单纯,非常纯情的事情,不要赋予太多的,比如房子、车子、票子这样的东西给他了,因为经济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现在我们很多就是因为经济,太看重这个经济了,使得这个婚姻不断延迟,使得生育不断延迟。

  青音:房子、车子经济的问题不是我们把婚龄提到18岁就可以解决的,而且我想问黄老师一个问题,是不是一个人是不是就要结婚,不结婚就失败了,尤其是女性?

  黄细花:不是的,法定婚龄提到18岁很多人反对,就反对自己18岁结婚。

  青音:我想不单单反对自己18岁结婚,您有孩子,朱煦老师也有孩子,如果您的孩子有一天跟您聊说妈妈我已经18岁了,所以我想跟某人结婚,你会怎么想,会不会首先说好,我鼓励你,因为18岁已经允许结婚,所以我就允许你结婚,你会告诉孩子说18岁结婚太早,你会愿意孩子18岁结婚吗?

  黄细花:我老实回答,我会尊重他的选择,因为爱孩子就是尊重他的选择,而不是鼓励,包括18岁结婚这个问题也不是这样的,不是鼓励结婚。

  青音:如果18岁您的孩子大学还没有上,不知道工作在哪里,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说想要结婚,你会觉得自己孩子结婚早吗?

  朱煦:这个问题也是问给我的,青音把两个问题都极端化了,首先我要说结婚和不结婚首先是个体选择,我们一方面要尊重不想结婚的人,但是我们也要尊重想结婚,想早结婚的人,这是两个尊重必须同时存在的。第二个问题,刚才青音问,比如黄代表或者是我,我是女儿,如果问到我女儿18岁想结婚我是什么态度,我说太早了,确实太早了,对于城市而言,初中高中要上大学是一般路径,一般路径没有结束的时候,肯定安排不上结婚这件事情,而且这个时候其实也跟结婚法定年龄没有任何关系,但这只是一类家庭和一类人群的状况,还有一类人群就是什么情况,就是初中读完了。我们家孩子就是上不了高中,那么他问的时候,我一定会说我要考虑你的因素。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不能强调说不结婚的人我们要尊重,而应该强调就是想结婚的人我们也要给予更多的尊重和满足。

  宋颐阳:我刚才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青音老师,因为我这个年龄没有结婚,没有经济结婚,就是婚姻真得那么可怕吗?感觉经过渲染以后,感觉婚姻是把人生最彩色的地方全都给抹杀掉了,进入婚姻以后,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爱情是绚烂多彩的烟花一样,进入婚姻以后只有孩子的纸尿布,孩子晚上哭闹让小两口没法睡觉的苦恼,但我认为假如说18岁结婚了,这个时候两个人关系是不是跟三四十岁夫妻关系一样,他们同样保有这样的关系生活模式是不一样的,他们趁着爱情最火热的时候结婚,他们是不是会选择跟三十岁人一样生活方式不尽然,我觉得他们可以一起享受打拼的快乐,虽然没有什么钱只能去近的地方,但可以享受生活的快乐,是因为我们把婚姻的模式太狭小化,我们只是认为婚姻只适合三十岁的人讨论的东西,二十岁的人没有经济实力暂且不要谈这个问题,但我以为婚姻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当我们把这个年龄降到18岁以后,这些就会创造出自己的婚姻模式,让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一去不复返,让我们看到爱情是保险的年龄,是一辈子。

  周孝正:对方的概念不准确,年轻人激情的情爱,还不是爱情,是情爱。那么实际上青春期到来之前都要进行青春期性教育,这是问题的一个实质。所谓这些他们说的爱都指的是原始的情爱、性爱、激情,干柴烈火。

  朱煦:您认为所说的这些教育在哪一个年龄段发生更合适,在什么场合下进行?小学还是初中?

  周孝正:幼儿园,四岁以后。

  朱煦:既然在幼儿园把这事解决了,为什么18岁不能结婚?

  周孝正:不是解决,是对他们进行教育,没有解决,解决还得靠实践,教育只是一方面。

  朱煦:实践就要22岁以后,18岁就早了?

  周孝正:现在实际婚龄是26、27。现在22、20就算早了,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没有说越晚越好,特别是人家老的妇产专家就讲过个,如果到35岁还不生孩子,就叫高龄高危人群。

  朱煦:现在的法律把四年宝贵的时间占掉了。

  青音:朱老师你刚才说为什么18岁不能实践,我想说一点爱情是可以反复实践的,但是婚姻是不能反复实践的,小宋问我说,青音老师你觉得是不是听上去婚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爱情是婚姻的坟墓,我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这句话,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因为其实在我看来,可能婚姻当中的爱比爱情更加深厚的一种爱,但在这儿需要说明一点,人的本能,人的心理发展的特点就是喜新厌旧,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心理特点。

  朱煦:他到22岁以后就会减缓,18岁就会提前吗?

  青音:放在22岁的原因是因为让他们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结婚,假如18岁想结婚可以多实践一下。

  朱煦:你指的实践是试婚还是同居?

  青音:我想对于同居和试婚来说都没有离婚的伤害更大,或者说婚姻是一件有尊严的事情,正是因为我们到了结婚的年龄。

  朱煦: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推的话,18岁可以结婚,16、17岁也可以开始实践,这有什么矛盾呢?你刚才的逻辑,你说22岁才可以结婚,因此18岁之前,18岁开始可以实践。

  青音:刚才我听到您反复说到一个词是实践,我说的时间紧您说的实践不是一个概念,您说的实践是指结婚这件事,我说的实践是谈恋爱。

  朱煦:但你说的实践包括试婚和同居。

  青音:我没有包括试婚和同居,恋爱的状态有很多的,有很多年轻人在恋爱的时候不试婚、不同居,也是个人的选择。

  朱煦:但是在恋爱过程当中现在生活中有试婚和有同居。

  青音:但是有试婚和有同居并没有犯法,结了婚之后还在跟别人不停地试错,这就是违反法律。

  朱煦:你的假定如果18岁结婚,就一定意味着他反复试错以后要调整,22岁以后,我们会发现22岁结婚,法律规定已经三十多年了,我们所看到的婚外情也好,你所说的到外面修正一点没有减少。

  青音:提前18岁是减少还是增加?

  朱煦:这本身和这个提前没有关系。

  主持人:那么18岁结婚会不会造成家庭的经济负担,这就是我们第二轮要探讨的问题,  有请蓝方第三位嘉宾,苏芩,有请苏芩。苏芩你好,一句话表明你的观点。

  苏芩:结婚太早,挣钱太少,没有面包只能啃老,所以18岁的弟弟妹妹们结婚这事别太着急。

  主持人:好,谢谢,请就位,我们听听苏芩的观点怎么解读她这句诗?

  苏芩:首先刚才在台下听的很多,大家会把婚姻当成一种权利,那我们不否认这种权利,但是婚姻这种权利跟其他权利是不能等同而论的,因为其他的权利可能是保障个人的幸福,个人一些必要的保障,但是婚姻权利除了保障个人幸福之外还要保障对方的幸福,而一个18岁的年轻人各方面条件真的成熟了吗?我觉得可能是不的,比如说物质方面,我们都知道婚姻是需要一些必要的物质基础做一些后备的,而这个其实不是简单的一种拜金,而是结婚过日子,我们都知道两个人的日子跟一个人的日子是不一样的。而18岁的一个年轻人可能说你刚刚走入社会工作没多久,然后你的资金的储备都是有限的,现在很多年轻人在结婚的婚礼上可能更多的是需要父母这种物质基础的一些帮助,而一对18岁的情侣就步入婚姻,可能更多需要啃老而作为婚礼必备,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讲结婚了婚要生孩子,在一线城市北上广生一个孩子要多少钱,从婚姻到生产且不说养孩子的费用可能花上一到两万,而对于很多二三线城市生一个孩子要几千块钱,对18岁的父母可能还处在工作的阶段,还没有退休,生完孩子谁帮你带孩子,如果需要父母帮你带孩子,他们的工作怎么办,如果他们不帮你带孩子,你请一个月嫂、请一个保姆要多少钱,所以18岁的年轻人结婚之后会面临一系列的经济难题,而这个经济的难题如果你想要得到解决,也许是靠父母给你的帮助,这也就是所谓的啃老,所以我觉得18岁结婚有点不现实,尤其是对于经济上。

  主持人:谢谢苏芩,黄代表怎么看待这个话题?

  黄细花:刚刚前面讲到,18岁结婚并不是高中毕业就结婚,而是15、16岁出来的,这些人已经有一定的基础了,结婚以后会降低生活成本,两个人一起用,一起租房子,也许父母给他供好房,两个人一起来供房,这个费用会降低,不会造成家庭的负担。我有一个例子,我们家有一个亲戚都是2005年就毕业了,有一个比较早结婚,现在有了儿子,有了房子,有了车子,另一个没有结婚,现在还在晃荡,当然供了房,那是父母先给他首期,他供房很辛苦,因为没有人一起跟他供房,所以结婚会降低生活成本,有利于家庭稳定。

  主持人:我们先看结婚到底应该花多少钱,我们看看一个平均的标准,我们看一个小片。

  先不说结婚的费用,刚才我们看到了一连串的费用,结婚用多少钱,养孩子用多少钱,买房用多少钱,人有的时候常常会为面包而低头,而18岁的浪漫真的会把这个面包划为无形吗?

  朱煦:事实上面对婚姻来讲特别是当下年轻人结婚的话,有两个基本事实,第一个,无论是22岁还是18岁结婚要他们自己不可能,这是绝对的。第二个,如果他们在结婚的过程当中靠了父母,就认为是啃老,我觉得这是胡说。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第一,作为老人来讲,我们都是现在都是一个孩子,在孩子成家的过程当中老人愿意把自己多年的积蓄,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加在他们新生活当中,给他们奠定一个相对好的物质基础,这难道是啃老吗?这跟啃老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亲情传递,这是中国家庭婚姻当中非常有特质的,因为我们不像西方,你长大成人自己走,什么都不用管,我们不是这样,啃老首先没有关系,因此18岁结婚和22岁男生来讲跟啃老没有关系。第二,跟费用有没有关系,跟费用积攒时间有关系,有人问他工作几年,有人说22岁,城市来讲没有工作,一点没有挣,和18岁结婚一点没有挣,这个变量没有,因此说晚十年能不能省点钱,我觉得晚四年更费钱,因为物价在涨。我们会发现如果从经济角度来衡量,如果只看到婚礼、看到房子、看到汽车的话,我们会发现真的是越早结越省钱。

  苏芩:我觉得朱老师是把结婚奠定在一个基础上,全部啃老的基础上,如果全部都是啃老的话,22跟18岁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如果说建立在我们靠个人的努力获取一些结婚的资本前提上,我觉得18岁跟22岁是有很大的一个区别的。因为我们都知道18岁的人,也许你可以通过自己的一些收入能够自立养活自己,但是18岁的人获得良好的工作机会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但是一个女孩子可能20岁,一个男孩子22岁,他们经历了一定高等教育之后,获得优秀工作机会这种可能性就变得大大增加了。

  朱煦:我想问你,你刚才讲的很有意思,你是说18岁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没有工作机会,22岁有吗?现在我们大学毕业的平均年龄就是22岁,不管是男生女生,当22岁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没有工作,他们储蓄卡是零,最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所有的花费都要靠父母支持,因此你说指着我们的婚姻年龄保持在22岁这个水平,说他们到22岁以后可以开始结婚,他们经济条件有改善了,没有任何关系了。

  苏芩:但是有一点,18岁的一个人他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大学教育的,但是一个22岁的人是经历过大学教育的,他们找工作是起点不同的。

  朱煦:你认为对婚姻有很大影响,也就是说没有上大学的话,他其实应该最好不要结婚。

  苏芩:我觉得您这点脱离了我刚才的说法,也就是说您把我们给道德化了,说没上大学就怎么样了。

  朱煦:因为你提出的要求最好是上了大学和不上大学的。

  苏芩:我说一下我自己认为22岁结婚比较好的界限,我觉得18岁的孩子以我们目前的环境来讲。

  朱煦:纠正一下,18岁的成年人。

  苏芩:虽然是成年人,但可能刚刚脱离比如高中的教育,或者刚刚脱离一些比较传统化的这种教育,我们都知道比如说我们在高中阶段,你是没有一个真正的这种交友圈子的,你所有的交友圈子都是同学和老师,但是我们进入了大学阶段或者说22岁以后,我们进入了一个社会阶段,他其实从18岁到这个年龄阶段他是给你一个接触社会的机会,而这个接触社会的机会是积累你的人脉资源,积累你的一些人际交往的技巧,其实这些东西对你日后婚姻经验是有帮助的,也就是说他能够奠定一种更良好的认识人,与人相处这种能力。我们现在为什么说80后,包括现在特别年轻的人离婚率非常高,而30岁以后人反而离婚率非常低,刚才我们不是说北京,包括在湖南省去年每个月都有一万对的人在离婚,大多少离婚年龄人群在22岁到30岁之间。

  朱煦:你有查过他们的学历吗?

  苏芩:是的,更多的是这样的。

  朱煦:你说离婚比率很高大多数是80后,他们的学历是什么?

  周孝正:你是不是要否定高等教育的价值?

  朱煦:没有。

  周孝正:你不否定,18到24接受高等教育,你为什么老问这个,就是否定高等教育的价值了。高中毕业跟我们一样,我们结婚以后是一样的。

  青音:朱煦老师在举例子,18岁可以结婚拿农村孩子举例子,说22岁结婚实在太晚拿城里孩子举例子,包括朱煦老师说我们觉得18岁的人应该赋予他结婚的权利,你看西方国家怎样怎样,但是说到啃老说这是我希中国家长传统的文化,听上去您的概念是分裂的,您是在不停地用分裂的概念来达到一个您理想的教育。

  朱煦:这不是分裂,这是现实,我们要面对现实,无论是接不接受高等教育,对于中国年轻人来讲,他结婚的时候,他自己能完成吗?你回答我这个现实问题?

  青音:您觉得能完成吗?

  朱煦:完成不了。第二个,他们家长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来担当,这是一个事实。

  青音:比如提到18岁以下年轻人结婚。

  朱煦:没说18岁以下结婚,是18岁以上结婚。

  青音:那15、16岁孩子已经出来工作了,15、16岁孩子出来找的什么样的工作,我们看到22岁是什么样的工作?

  朱煦:劳动者。

  青音:劳动不分贵贱,但收入分高低。

  朱煦:是不是有收入?

  青音:有收入就可以结婚吗?

  朱煦:当然,没收入就可以结婚。

  青音:两个人收入加在一起一千块钱,他们两个婚姻稳定,有质量吗?

  朱煦:这更荒唐了,如果一千块钱两个人婚姻就一定不稳定,而且还不能结婚,我不知道你是何理由?

  青音:这是最基本的生活物质保障。

  朱煦: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还要看在哪里?

  青音:这没有收入不可能可以结婚……

  黄细花:按照蓝方的观点,就是穷人不能结婚,不能谈恋爱。

  朱煦:一千块钱两个人都不能结婚,这是什么标准?

  青音:我想问一千块钱你婚姻质量怎么样,如果婚姻质量很差。

  周孝正:一对年轻人达到18、20,他没有收入,我们就劝他晚结婚,他可以结婚。

  青音:我们希望他婚姻质量高没有错的,我们希望可以减少社会负担这是没有错的。

  宋颐阳:我现在来稍微捋一下,针对刚才那一点,就是说两个人,我是在餐馆刷盘子的,结婚对象是端盘子的,两个人加起来工资一个月1200,跟上海白领不能比,上海白领可能上万,但收入分高低,生活水平也分高低,我们确实住的很惨,我们混的也不好,但这不能妨碍我们结婚的。22岁结婚状况跟18岁结婚状况是一样的,为什么?其实这里涉及到先成家还是先立业的问题,这个时候我们就看现在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啃老现象?是因为房价太贵,车太贵了,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在讨论为什么中国现在有啃老问题,是建立在现在中国22岁法定结婚年龄,当他变成18岁的时候,这个啃老年龄还是存在的,那么现在对方的论证义务就是当法定年龄变成18岁以后,这个啃老现象变得愈加严重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这个答案,而不是说啃老现象依旧存在,因为现在这个东西就已经存在了,所以我们希望听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周孝正:我接着你的话说,18岁的女士刷盘子,20岁的男士端盘子,他们一个月挣1200,我就劝他们晚两年结婚,这两年还有机会,还有一定的积累,也可以有更好的机会,我劝他们晚两年,注意,就劝他们晚两年,我没有劝他们晚十年。

  青音:嘉宾可能放在很悲观的论调上。

  朱煦:对于城市来讲,你刚才说的年龄点不对,不是18岁,至少是22岁,因为现在城市大多数都会选择去读大学,到22岁,因为22岁之前付学费,付所有的费用都一直是承继着,这个时候会比较18岁结婚和22岁结婚没有区别,区别只有一点,原来这对家长要为父母攒钱的时间从小孩生出来,从最早的年龄是22年,现在是18年,差了四年,这四年绝对收入就是经济账的差值,剩下没有任何变化。

  周孝正:还有一个逻辑,趁着物价没有涨赶紧结,这是什么逻辑?

  朱煦:因为是你们提出来要算经济账,我们要用经济头脑。

  周孝正:算经济账,你那两年是不是积累?

  朱煦:那两年的的确确是积累。

  周孝正:你们这两年工资涨了,什么都在涨。

  朱煦:周教授,您刚才说积累,我就按照你刚才举的例子来积累,女18,男20,两个人收入一个月1200,女20,男22翻番了,这点积累管什么用,如果不靠父母能结婚吗?

  苏芩:这个收入翻番对他来讲非常重要,我也赞成先成家后立业,但我赞成先立业而不是自立,比如2400可以在一个城市可以租一居室,但是1200在城市能租什么样的房子,很多人说收入低没有关系,一个人可以和很多人合租,但是结婚了怎么合租,如果很多人合租一套房子的话,影响夫妻之间很多生活质量,我觉得这是一个致命关键,所以千万别觉得等这两年,这个收入不足以让你成为一个大款,但是我觉得大款跟平常人之间是有差距的,但是平常人跟平常人之间还是有差距的,所以多等两年,让自己的物质基础稍稍丰满一点,可能对于婚姻质量是一种提升。

  周孝正:我们就说两年积累的价值,他说积累两年有什么用,两年也变不成大款。

  主持人:18岁是一个成年人了,他应该可以为自己做主,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建议18岁你要想结婚的话一定要慎重。我突然想起网络上流传非常广一个段子,就是说我们国家的法律,18岁是可以当兵了,但是最早结婚的年龄对于男子来说是22岁,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结婚比打仗可怕,二是老婆比敌人难缠。一个笑话,但这个笑话说明什么呢?就是结婚过日子不但需要勇气,而且需要智慧,对于18岁是如此,对于38岁也是一样,所以不管法律怎么规定这个年龄,结婚都是大事,您自己作主的时候也更得慎重。

热词:

  • 节目文稿
  • 18岁结婚
  • 早不早
  • 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