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与法官网 >

[经济与法]送上门的骗局(20120511)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4日 11: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经济与法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欢迎收看《经济与法》。

  画面中的这位小伙子名叫杰姆,三年前,从肯尼亚来到中国留学。很快,杰姆就融入了中国的生活。像周围的许多同学一样,杰姆买东西的时候也喜欢在网上购买。然而,2011年8月,杰姆在网上购物时,却碰上了一件奇怪的事。

   杰姆目前就读于华东理工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到中国时间不长,杰姆就学会了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我感觉中国很有意思,因为首先我觉得中国这个国家太大了,然后就是他的人还有文化是很广泛的,然后我觉得中国人挺热情的,他们很会做朋友。

  来到中国,杰姆的眼界大大开阔,不过也遇到一些麻烦。2011年8月的一天,杰姆上到淘宝网,计划买4块手表送给朋友。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然后我点了手表以后,点了我经常在淘宝买东西的那个过程,我做了那个过程,做了以后,我在等东西过来。

  两天后,就有快递员给杰姆打电话说,他的东西到了,于是杰姆就找到快递员,付了货款。像以前购物一样,杰姆当时并没有当着快递员的面打开快递盒,回到宿舍后,他才打开盒子,不料看到的物品却让他大吃一惊。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没有东西。就是有一些东西,好像是抽烟的东西,没有手表。

  音效+烟的画面

  自己要买的是4块手表,怎么却变成了两盒廉价的香烟,这让杰姆非常纳闷。会不会是东西拿错了呢?杰姆又再次查看了快递盒上的投递单。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上面写了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电话,还有号码 / 然后我的地址,这些信息都有。

   快递单上的信息清楚表明,这份快递的确是要送给杰姆的。按照杰姆的习惯,每次拿快递,只要看到盒子上的信息没什么问题,便会付款签收。以前这么做都没出现什么差错,可这次送来的货怎么不是自己定的?思索了片刻,杰姆觉得可能还是快递员送错了货。于是,他马上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我说你怎么会给我这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东西你送过来了,他说我不是店里的人,不是我放这些东西,我只是送东西的人,我说那好吧,你先来 / 你先回来给我钱,然后你给了我钱以后,你还可以回去,你把这些东西拿回那个店里去,他说不行,因为我现在还要到别的地方送东西,你先给店里的人打电话。

  付了手表的钱拿到的却不是表,杰姆就想请快递员返回来把货款还给他,可对方却说这事不是他的责任,让杰姆先和网上售货的人联系。无奈之下,杰姆赶紧上网问销售商是怎么回事?不料,对方的回答却让杰姆很意外。

  网上的销售商听说了杰姆的遭遇,也很奇怪,坚持说自己送给杰姆的货肯定是手表。正当杰姆在网上和销售商核对情况时,竟然又收到了快递公司的短信。

  杰姆(肯尼亚留学生):

  他们说你来拿你的东西,我就觉得很奇怪了,我拿了那个假的盒子,我去他们那里。

  这次见到快递公司的人,杰姆拿出了那个装有香烟的快递盒,想送还给快递公司。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然后我就给他们,他说这个不是我们的,然后他给我看了他们的,说这是你的东西,你应该拿这个,然后我说那个人呢,给我这个东西的人是从哪里出来的,他们说他们不知道,当时我想给那个人打电话,因为我想让他跟这些人说,他已经关手机了。

  见到第二个来送货的快递员,杰姆发现这次送的货的确是他要的4块手表。可要拿到这些表,杰姆必须得再付584元的货款。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然后他们说你不付钱,我们不给你手表,因为我们没有收到你的钱,你给钱的那个人,我们不认识他 / 所以如果你要这些手表,你还要付钱,你还要给我们钱,因为我要这些手表,然后这些手表是应该送到别的地方了,送给一些朋友的,所以我没有办法,所以我就又付钱了。

  杰姆的家境一般。为节省开支,他把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控制在1500元左右。为买几块表,杰姆多付了500多块,这对他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杰姆 (肯尼亚留学生):

   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东西,然后我就发现了我被人骗了。

  先后两次快递登门,一次真一次假,骗子显然就是那天第一个给杰姆送快递的人!但那个人怎么会知道杰姆订了东西?又是怎么了解到杰姆的地址和要货时间而捷足先登呢?这些问题,的确很让人费解。在杰姆向公安局报案后,真相一点点被揭开,真相也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

  接到杰姆的报案后,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深入调查,发现在上海还有一些人像杰姆一样陆续上当受骗。

  徐鼎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民警):

   我们发觉在本市各区县都有用类似手法进行快递诈骗的案例 / 有些是未破的,有些是没有作为就是立案的都有,但是手法和描述的情况都非常地类似。

  2011年8月的一天,家住在上海徐汇区的仇珠琴女士看电视购物时,无意看到一款美容仪。于是她马上打电话订了一个,并说好货到时再付款。两天后的中午,有位自称是快递员的人敲开了仇女士家的房门,说是她要的货到了。

  仇珠琴:

   所以当时也中午很匆忙的,他就给我把货送过来了,就把钱付掉了。付掉以后,他走了以后,我就去打开包装一看,吓一跳,里面就像一个,它的名字叫烟蛋,就是像一个香烟盒一样,里面就六颗东西。

  仇女士要买的美容仪价格在300多元。可“快递员”送来的东西既不值钱,更不是她要的美容仪。仇女士马上给送货人打电话,但对方已经关机。仇女士只好又联系了卖货公司。

  仇珠琴:

   那卖货公司说你的货根本就没到,还在路上,所以就觉得好像很奇怪的,他说你的货明天才到。所以我就第二天我是等真的货到以后,我打开包装看了 / 打开一看是真的货,我又交钱了啊,等于又交了一份钱。

  像仇女士一样,也是在去年8月份,在一家工程管理公司工作的章道江先生在淘宝网上看中了一款手表,价值300多块。于是,章先生决定购买,同时采取货到付款的方式,让快递公司给送来。没两天,就有快递员给章先生打电话说货到了,当时,章先生正在外边办事。

  章道江:

   然后他就打电话催我,叫我赶紧过来提货 / 大概是20多分钟,然后我就回来了,他在这个20分钟过程当中,他给我打过起码两三个电话,我当时还叫了一部出租车回来。

  急匆匆赶回单位后,章先生很快找到了正在等他的“快递员”。

  章道江:

   当时我看了货,一个箱子,一个黄色的箱子,箱子是用封箱胶带把它裹了很多遍,我想打开,当时手上没有工具,也打不开,拆了又很难拆,他又很着急的样子,后来我就很仓促地没有注意,把钱也就付给他了,付给他了以后,一会儿他走了以后,我回去打开一看,是个假的,不是我想购的东西。

  章先生花300多元拿到的东西是只值几块钱的碟片。等真正的货品送来后,章先生无奈地又多花了一份钱。

  章道江:

   就是感觉到上当受骗了,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是这种欺诈别人的行为,让人感觉到特别地气愤。

  与章先生、仇女士等人一样,在上海还有一些消费者反映,他们也遭遇了类似的骗局。

   从这些人的遭遇看,都是在接收快递时受了骗。而且,自从他们订货后,先后都会有两位快递员来送货,但第一位送的都不是他们订的货,可货款都被成功拿走了,等到真的东西送来时,这些受害人要拿货就不得不再出一份钱。那么,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让这么多人上当受骗呢?又是什么人在明目张胆地进行这种诈骗活动呢?

  了解到有一批群众都在网上购物、接收快递时受了骗,上海市的办案民警们意识到这类事件并不能作为一般的小案件来处理。

  刘万根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所长):

   这起案件应该说是,它的涉及面比较广,量比较大,虽然它诈骗的金额,每次金额不大,但是它的危害程度比较大,因为这牵扯到千家万户。

  为了尽快破案,承担案件主要侦破任务的虹梅派出所特意成立了专案组,而上海市公安局的文保分局、刑侦支队等部门也派出了强有力的技术力量,对案件的侦破予以全力支持。

  刘万根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所长):

   我们前后投入了30多名警力侦破这起案件,因为这起案件串并以后就觉得这个量大,面广,也涉及到全市各区、县。

  从一些受害人上当的情况来看,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就是那些给客户送假货的所谓“快递员”。他们其实都不是快递公司的业务员,属于假冒的。而作案的手段也算不上高明。

  沈晓峰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执法办案队副队长):

   他的实施诈骗内容上来讲,手法都是一样的,其实我们觉得这个诈骗的内容其实是很拙劣的一种诈骗方式。

  徐鼎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民警):

   从他们的作案手段来讲,他们是利用了一个就是货到付款这样一种快递派件方式当中的一个漏洞。

  办案人员注意到,那些被骗取货款的受害人采用的都是快递送货,代收货款的购物方式。而且,为了骗到钱,假冒快递员的犯罪分子都会赶在真的快递到来之前,把假货送给购货人。

  徐鼎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民警):

   其实就是打了一个时间差,在真正的快递公司货到付款快递,到达被害人家之前,将一份假的快递先去派送到。然后在派送给被害人的时候,被害人交付全款 / 那当被害人发现这个快递盒中的货不对时,已经来不及了。

  犯罪分子使用的作案手法很清晰。但究竟是什么人来干的这些事呢?依托受害人提供的一些线索,干警们顺势摸查,很快就掌握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沈晓峰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执法办案队副队长):

   我们开始就是按照我们相关的一些侦查手段,包括一些最基本的一些话单,然后一些路线等等查到最后我们就是发现了,他是一个比较松散型的,有各个团伙在操作。

   顺着一些蛛丝马迹,干警们追查到,在上海郊区的高桥镇的一处民房中,每天都有一些可疑的人在活动。

  徐鼎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民警):

   他们年龄一般都是在20岁左右,年龄20岁左右,然后出外的话都大包小包的,然后有一些快递盒子之类的这种情况,那么基本上我们认为他们可能参与到这样一个快递诈骗当中。

  通过一些办案手段,干警们很快弄清,租住在这栋民房中的,是一对河南籍的年轻夫妇。女的叫阿珠,男的叫宝哥,他们正是一个快递诈骗犯罪团伙的主犯。

  2011年9月8日,在杰姆报案两周后,阿珠、宝哥被公安机关正式抓捕。随后,跟着这夫妇二人一起从事快递诈骗的其他三位犯罪嫌疑人也很快落网。那么,这帮犯罪嫌疑人怎么会知道受害人订货的信息?在进行诈骗时又会玩什么花样呢?

   被抓获的五位犯罪嫌疑人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年龄最小的只有21岁。阿珠是这个犯罪团伙的首领。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阿珠以前在网上开过店,对网上购物的各个环节都比较熟悉。

  阿珠 (犯罪嫌疑人):

   网上生意也不怎么赚钱了,然后有一天我父亲出去打工赚钱,出车祸死在外面之后,我觉得钱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别人说做这个赚钱,我就跟着做了。

   从2011年7月开始,阿珠和丈夫宝哥一起开始从事快递诈骗。他们找来几个以前就认识的小老乡冒充快递员。至于给谁送货,则由阿珠来统一安排。那么,阿珠又是怎么知道给谁送货呢?

  徐鼎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民警):

   她在网上就是通过一个名叫“飞单群”的这样一个QQ群,她获得一些就是快递公司的货到付款的一些派送快递的信息,在她获得这些信息之后,提前包裹一些假的快递,然后将她这些信息填写在假快递的面单上。

  原来,在网上,有专门出售快递送货信息的不法分子。阿珠从他们那里获得送货信息后,就组织同伙制作假的快递包裹。为使快递包裹制作得逼真,阿珠还专门在网上购买了一些仿冒快递公司的空白快递单、包装纸盒及填充物等作案工具,然后按照送货信息填写虚假快递单。而对于要送的物品,阿珠等人也花了一些心思。

  沈晓峰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执法办案队副队长):

   它里面不是说像我们概念当中很简单的,里面放块砖头,放包纸,这样就很容易给人揭穿的。

  为了以假乱真,阿珠会在网上购买一些廉价的物品放进快递包。而这些假的快递包从外观上来看就像真的货物,而且又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般都不会让收货人起疑心。

  沈晓峰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执法办案队副队长):

   被害人为什么往往这个时候他不觉得是受骗呢,因为上面写有相关的快递公司所有的这个快递单,物品的这个数量,都对,他就觉得你这个不是诈骗。

  包装好假快递包,阿珠会安排丈夫及其他几位同伙扮作假快递员,按照送货信息,赶在真的快递到来之前,送到购货人那里。因为多数人在网上购买的物品价格都不是很高,因此当快递送到时,购货人一般都不会当面要求拆看,这些假的快递员也很容易骗到货款。

  刘万根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所长):

   他抓住了老百姓的心理,就是你一般的情况下,送过去,老百姓也不会去看,他都是掌握了这个心理,老百姓不会去看,没有这个防范的意识。

  当然,也会有些购货人会比较较真,要求当面验货,这时假的快递员也总会找些理由搪塞购货人。

  李强 (犯罪嫌疑人):

   有时候要看,反正就按她讲的,这个不让看,公司规定不让打开,先付款。多数人都会先付款的。

  刘万根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虹梅派出所所长):

   钱付了以后,等你看到以后是假的,再去投诉,是投诉到正宗的快递公司,与他无关,所以他钻了这个空子。

   而一旦遇到坚持拆开包装的消费者,假的快递员就会以“送错货”等为借口,迅速溜掉。

  显然,这些假的快递员行骗的伎俩并不算高明,消费者只要拿货时仔细点或者说坚持验货,骗子就很难行骗成功。虽然不法分子不是每次送货都能成功,都能骗到货款,但因为到处去送,量比较大,获益还是相当可观。

   据阿珠交代,每做成一笔单子,她会先扣除50到100元不等的假货成本,然后将剩余货款的50%付给给她提供送货信息的“上家”,40%给送货的同伙,自己留10%。因为宝哥也会经常去送货,阿珠夫妇赚到的其实就是收益的50%。

  宝哥 (犯罪嫌疑人):

   刚开始做嘛,感觉一天能赚个两三百块钱,分个一两百块钱,感觉也行了,毕竟打工,累死累活也赚不了那么多钱。

  李强 (犯罪嫌疑人):

   就是挺轻松的,也挺容易的,像我们去上班,厂里面干吗的,一个月反正好好干两三千块钱,就这样了。

   虽然钱来得快,骗得也容易,可明目张胆地去做这些坑人骗人的事,这些不法分子的心里其实也会时常犯嘀咕。

  宝哥 (犯罪嫌疑人):

   心里整天不踏实,当时我们有时间看那个《东方110》,老是抓这个、抓那个,老是心里想着会不会抓到我们。

  李强 (犯罪嫌疑人):

   感觉就是不会抓我的。我也算不上什么,领导之类的,抓肯定抓我老板。

  阿珠 (犯罪嫌疑人):

   我当时问过别人,我问了他们,这个送假货会不会坐牢,他们跟我说了一句不会的,这个根本不会立案。

   在利益的驱使下,明知自己所做的事属于诈骗,犯罪分子还是铤而走险。从已经查获的罪证看,阿珠等5位不法分子在去年7、8月间,共在上海市的徐汇、浦东等城区骗取了45名被害人支付的货款,总金额达到27777元。不过,在行骗一个多月后,这个犯罪团伙的成员就被警方抓获。

   2012年3月28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做出公开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阿珠、宝哥等人结伙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多次诈骗他人钱款,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崔剑平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副院长):

   我国刑法266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较大一般掌握在3000到1万以上,刑法又规定了数额巨大的判处三年到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巨大一般在3万到10万以下,同时刑法又规定了数额特别巨大的,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那么这个特别巨大,一般是在10万以上了。

   鉴于五名被告人分别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协助司法机关抓获同案犯以及积极退赃等表现,法院对五名被告人依法从轻处罚。以诈骗罪判处主犯阿珠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千元,其余4名被告人被分别处以10到8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当失去自由,进了监狱,这几位年轻的犯罪分子才痛然醒悟,为自己的行为深感懊悔,尤其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及家人。

  宝哥 (罪犯):

   感觉挺后悔的,就为了一万来块钱,结果触犯了法律,结果两个人都进来了。

  阿珠 (罪犯):

   钱来得再快,赚得再多,我知道会坐牢,我也不会去做的。因为这不光关系我个人的,这关系整个家庭,和周围的亲戚朋友,都会跟着遭殃的。

  犯罪分子不得不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然而,据有关方面透露,目前仍有类似的快递诈骗行为在发生,因此,普通百姓在网上购物时一定要多加警惕。

  崔剑平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副院长):

   那么这个案件我觉得是在我们当前信息化时代,物流、网上买卖广泛运用的情况下,我们碰到了一些新的情况,那么这里除了怎么信息泄露,包括这个信息买卖这个方面的违法犯罪行为要加强打击以外,对我们买家来说,我们也有教训需要吸取。

  网上购物、快递送货的确很便利。但对于这种诈骗手法,作为买家要注意两点,一个就是现金交易,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隐患,如果采取间接的交易形式的话,比如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付款,那么犯罪分子要骗得货款就很难, 第二个就是验收以后再付款,就可以杜绝这种现象发生。好,感谢收看本期《经济与法》,再见!

热词:

  • 经济与法
  • 送上门
  • 骗局